米雪般的童话世界
圈子首页 主题

蔷薇开尽绿荫凉。

发布于 2013-02-25 15:06
  • 285
  • 0
  • 3
        

我注意到你是在学校附近的那个十字路口,你像大多数男生一样背着NIKE的包,穿NIKE的板鞋,G-START恤和牛仔裤,头发剪得很短,干净利落的样子,眼神里充满了锐气,周身是锋利的气质。我不是花痴,只是碰巧站在你的旁边一起等待红灯变绿灯,无聊之际就端详了一下身边的你。

你长得还挺好看的,让我想起古代描绘美少年的句子,眉如墨泼,鬓若刀裁。

30秒后,我和你一起从马路的这边走到了马路的另一边,绿灯再次变成了红灯。这时,一只不知道病得毛都掉得七零八落的小狗从你的脚边走过,懵懂的踏出马路,你轻轻的吹了一声口哨,那只小狗居然真的停了下来,你蹲下身去把手里的面包撕成一条一条的喂它。

30秒之后,红灯又变成了绿灯,你拍拍它的头,笑着说,刚刚车多,现在才可以过去嘛,乖哦。

它看着你,小小躯体有一点点瑟缩,但是神情乖巧温顺,然后欢腾着扑向了对面马路。

你拍拍手里的面包屑,云淡风清的从我身边走过去,你的眼睛一直直视着前方,理所当然的忽略掉了我这个貌不惊人的丫头,可是你不知道,你无心的那个举动在那个阳光和煦的午后给了我怎样的震撼。

从小到大,别人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善良。

他可以不那么高,可以不那么帅,可以不在大街上蹲下来为我系鞋带,可以不在炎热的夏天举着快溶化的冰淇淋在我家楼下等我,可是他一定要有一颗善良的心,那比什么都重要。

其实关于你,我还是知道一点点的。社团的学姐跟我说,你大一那年是以理科状元的身份考进来的,这个学校里的男生大部分都只会死读书,可是你不是,你还会打篮球,你的画拿在全国比赛中都拿过奖,你还练得一手好书法,听说你专心写字的时候即使突然从你背后去抽你的笔也是纹丝不动的。真正让你名声大震的是你大一那年的艺术节,你和你的朋友组成的乐队在台上引得无数女生尖叫,最后一个音符停止时,你把贝丝用力的摔在了台上。

学姐向我描述当时的盛况时,整张面孔都是玫瑰般的红晕,嘉言,你是没有看到当时那个场面,有人拍下了他的照片发到学校BBS里,两年来那张帖子始终占据在首页。

你是这个学校的传奇。

当晚我第一次登陆上了校园BBS,找到了学姐说的那张帖子,一年前的你跟如今看起来没什么不同,那几张照片拍得很好,无论是角度还是光线都堪称完美,我对着电脑屏幕发呆,过了很久,我觉得自己的脸红了。

我用鼠标点了那几张照片,然后右键另存在一个文件夹里,那个文件夹有和你一样的名字,苏善予。

[]

学校篮球比赛的时候,我被朋友拖着去观战,由于到得比较晚,已经没有了位置,我只好站在场外拿着小喇叭拼命的吹。

金融系和国际传播系,在学校里并不算热门的两个专业,却吸引了无数观众,很简单,其中一大部分的女生是冲着你去的,满场的尖叫,声音可以压住裁判的口哨声和现场的解说员。十月阳光明晃晃泼下。每张面孔脸如此热烈生动。我混迹在人群中看着你抢断,过人,三步上篮,动作流利,一气呵成。比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你被对方的中锋撞倒了,比赛暂停,你的队友都围上去,你只是微微的笑了笑,爬起来继续比赛。

中场休息的时候,我被一群人渣逼着去买饮料。我抱着一大堆冰镇的可乐可橙汁转身,撞到迎面而来的你,我一个踉跄,怀里的饮料淅沥哗啦滚了一地,那一刻,我很没出息的脸红了。你瞪着眼睛看着我,我简直有点想哭,这是我们第一次直面对方,可是我竟然是这么狼狈的姿态。

你帮我把饮料全部捡起来,你忽然说,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好面熟啊。

我的脸更红了,哆嗦着说,你认错人啦,我……我……我走啦。说完我转身就跑了,顾不得你在身后大叫,喂,喂。我想我得赶快跑掉,真希望你回去的路上撞到电线杆,把今天下午的事全忘掉,下次出现在你面前的我一定要优雅从容。

可是当我好容易坐在朋友帮我挤出来的位置上几分钟后,你一瘸一拐的走到我面前,嬉笑着说,喂,你怎么跑那么快,我喊都喊不住。

虽然我没有看周围人的表情,但是我知道他们的嘴里一定都可以塞下一枚鸡蛋。我哑口无言的看着你,你还是笑,我脚受伤了,你陪我去医务室好不好?

这下,周围清楚的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我的头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你停顿了片刻,干脆直接伸手来拖我,不管不顾牵起我的手就走。我不记得我们是怎样离开体育馆的,我根本没敢回头看,我怕一回头就被那些眼睛里射出来的利箭射得死无全尸。

校医帮你包好受伤的脚之后,你像个小流氓一样望着我笑,嘴角歪歪的,邪气十足,你说,喂,你该还我钱了吧。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你,什么钱?你挑起眉毛,装什么傻啊,两瓶可口可乐,三瓶鲜橙多,一共是15块。我连忙把钱包打开,眼前一黑,早上取的那两张一百块钞票整整齐齐放在里面。

难道是天要亡我吗?

[]

很快,我成了学校里的名人,有人把当天用手机拍下的照片传到BBS里,下面回帖的基本上都是女生,很多人都在问这个女生是谁?很快,有认识我的人就解答了大家的疑问,这是报刊系的新生,周嘉言。

你不会知道那段时间,因为你的缘故给我造成了多大的困扰,每天都有人跑来我上课的教室装做无意的打量我,而从那些人的眼神里我知道事情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连教授都觉得奇怪,为什么最近上课的人数陡然上升?

我永远记得那天下午,在阶梯教室上完最后一节中外新闻史,我收拾好课本正要离开,一个女孩子径直走到我面前,眼睛里含着深深的幽怨,她问我,你就是周嘉言?

我懵懂的点头,全然不知道危险近在眼前。

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她的巴掌像兜头而来的一阵暴雨,根本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我只听见左边脸颊轰然炸开的声音,耳朵里有无数的轰鸣,眼前一片黑暗。

她的眼泪很快汹涌而出,周嘉言,请你自重。

看热闹的人过了很久才散开,我一直怔在原地动弹不得,朋友来拉我的手,我转过脸去望着她们,眼泪湿湿的淌了一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苏善予,为什么你会让我惰入这样的耻辱中去?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整整一个星期我躺在宿舍的床上没有下过楼,大家买来我平时最喜欢的巧克力泡芙我也没兴趣,各种零食的包装袋堆在桌子上像我那颗支离破碎的自尊心,我恨你,我也恨那个神经病,我无法想象目睹了那天我被打事件的同学们会用怎样不堪的言论议论我。

周末的时候,大家都不在,整个女生公寓都很安静,我饿得气若游丝,理智和骨气正在做激烈斗争的时候,我听见你在楼下叫我,我提着最后一口真气趴到窗户上往下看,你的笑容像夏日的阳光般刺痛了我的眼眸,你说,周嘉言,下来吧,我请你去吃好吃的。

你女朋友打了我,我又愚蠢得没有还手,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你愿意赔罪,我没道理放过你。所以那天下午我把江南食府里最贵的菜全都点了一份,为了报仇,我甚至点了鲍鱼。可是你一点都没生气,亮晶晶的眼睛里依然充满歉意。

送我回去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路边昏黄的路灯把我们的影子拉得很长,有个乞丐婆婆拦住我们,不停的说,先生小姐白头到老,你把身上仅剩的20块钱全部给她了。我拉拉你的袖子,现在骗子很多。你的眼神那么清亮,你说,她那么大岁数了还要出来乞讨,就算是骗子也骗不了我多少钱去,没关系。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如果我是你的女朋友,我也会害怕你被人抢走。

也就是那一刻,我忽然觉得,你符合我对爱情这个词全部的幻想,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虽然有很多人喜欢你,可是我跟他们是不一样的。

可是我这腔微不足道的爱慕,你感觉到了吗?

[]

莫泊桑的一篇短篇小说里有一句话,爱情是什么呢?全世界除了他之外看到不其他的男人。

当我发现除了你之外我看不到其他男生的时候才觉悟,也许我是爱上你了吧。可是你的光芒就像当头的烈日,还有你那个强悍霸道却明艳动人的女朋友,这种种的一切,让我只能连爱这个字都隐没在嘴角。

那天在送我回公寓的路上你诚恳的向我道歉,你说,周嘉言,我真的没想到我无心的举动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我没有恶意,只是觉得你很像我小时候的一个朋友,而且你脸红的样子特别好玩,如果我早知道阑珊会跑去打你,杀了我也不会接近你。

我傻傻的看着你,哦了一声。

你揉揉我的头发,像是抚摩一只小狗,你的表情在那一刻问都得可以掐出水来。过了很久,你说,其实阑珊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高中的时候她就把我隔壁班的一个女生揪在校门口狠狠的打了一顿,那个女生后来见了我都绕道走。

我不解的问,她为什么这样?

你说,也许是没有安全感吧。她总是觉得我心里有另外的人。

我说,那你心里有另外的人吗?

你不好意思的笑笑,这是个秘密。

我又问,那你喜欢你女朋友什么?

你抬头看了一下深蓝的夜幕,好象在下什么决心,然后,你嘟囔着说,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女孩,我不能辜负她。

我还是傻傻的哦了一声,可是我身体有个地方,像是被一把铜锤狠狠的敲打了一下,有剧烈的钝痛袭满全身,顺着疼痛的来源探去,竟然是心脏。

你说,阑珊的个性是这样的,很多时候我也拿她没办法,可是没办法,她毕竟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女孩。

你反复的强调这一点,我却从你的声音里听出了犹疑,我拍拍你的肩膀,好了,既然这样,那就好好爱她吧,别辜负她了。

第二天在女生公寓门口,她红着脸拦住我,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话,然后转身飞快的跑了,不远出,你咧着嘴对我笑,然后顺势把她拉进怀里。我呆在那里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她说的其实只是三个字。

对不起。

日后跌落在群岗后面,不远处有飞鸟的踪迹,我的眼睛里忽然蓄满了泪水,好奇怪的感觉。我朝你们挥了挥手,然后跑进公寓里去。

彼时,学姐已经告诉我,林阑珊是市长的千金,一贯低调,为人谦和,只是一遇见跟你有关的事就脑袋短路,做出一些惊人的举动,总体来说,她其实还算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她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为了你肯来向我道歉,也许真的要很爱很爱你才做得到吧。

[]

后来我们就混熟了,很多时候阑珊对她当日的粗暴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所以一有机会就把别人送给她爸爸的好东西偷出来拿给我分享,她内疚的说,嘉言,除了善予,我什么都可以跟你分享。

有一天我们一起去看电影,你买了两个冰淇淋,一个巧克力的,一个香草的,你把巧克力的给我,我看到阑珊的嘴角动了动,却什么都没有说。我微笑着伸手拿那只香草的,这才是我要的。

大屏幕上的人物在飞动,哭的哭了,笑的笑了,趁你去厕所的时候,她凑到我的耳朵边说,嘉言你知道吗,善予心里一直有一个人。我在黑暗中瑟缩了一下身体,僵硬的笑着回答,当然啦,就是你嘛。她沉默了一会,不是我,很早以前,早在我还不认识他之前,他的心里就有一个人了,他跟我在一起,也只是因为我的眼睛很像那个女生。

我感觉到冰淇淋熔化了,顺着我的手往下滴。

不过没关系,她又笑了,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回忆是不具备任何力量的东西,毕竟现在在他身边的人是我,这就够了,我爱他,这就够了。

我附和着笑了笑,黑暗是如此的安全,她看不到我脸上的笑容有多勉强。

晚上本来要一起吃饭,可是她爸爸叫她回去有点事,于是只剩我们两个了。我们坐在仙踪林里吃水果披萨,你细心的把披萨切好放在我面前的盘子里,我的鼻腔里有一点点的酸涩,我说,阑珊下午说了你坏话。你咯咯笑,什么坏话,说给我听听。

我深呼吸,她说你心里有别人。

你停顿了片刻,坦然的笑,她没说错呀,我心里是有一个人,很早很早以前就扎根在那里,谁也无法代替。不过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珍惜眼前人嘛,我挺懂这个道理的。

我点点头,可是,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的脸上浮起一些恍惚的神色,好象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你说,我们很多年没见了,就算她现在站在我面前我都不一定认得出来,是小时候的一个朋友,我很喜欢她,有次郊游我们去树上摘桑葚,两个人不小心滚到山下去了,后来她就再没来上过课,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啦。

我哈哈大笑,小时候的喜欢哪里算数啊。

你认真的看着我,你说,我一直觉得无论何时发生的爱情,都是爱情。

盘子里的披萨冷掉了,我有一点点想哭,你认真的表情感动我了,我说,那你为什么没有去找过她呢?你说,世界很小,城市很大,如果有缘分的话会再遇见的吧。不过后来我认识了阑珊,她的眼睛很像我记忆中那个女孩子,而且,她很爱我。

我点点头,用叉子把披萨叉得支离破碎,恩,你说得对,她是世界上最爱你的女孩,你是应该好好珍惜她。

半个月之后我终于接受了班上那个追了我大半年的杜初时,他没有你帅,也没有你那么锋利耀眼的光芒,我们走在一起大众中最平凡的一对,可是这就是生活。

生活不是小说,没有那么多如果。

我第一次带他跟你们玩了之后回来的路上,他忽然说,嘉言,你跟苏善予的女朋友有一点很像哦。我笑了,哪一点啊?他想了想,说,眼睛,你们的眼睛长得很像。

我蹲在地上笑了好久,眼泪都快笑出来了,笨蛋,你看错了吧。

我笑得那么歇斯底里,好象他说了一个全世界最好听的笑话。

[]

善予,关于我们的故事,时间要倒退到十年之前。我最喜欢的陈奕迅有首传唱经典的十年,十年之前你不认识我,我不属于你。

可是关于我和你,十年之前,却刚刚是开始。

父母离异之后,我跟着爸爸来到了这个城市,他把我送到你所在的东升小学,从那天起我就成了你的同学。小时候的你真是个混蛋,自我成为你的同桌第一天起,你便对我深怀着恶意。上体育课用篮球砸我,上课的时候用剪刀剪我的头发,故意用墨汁甩我的白衬衣,在桌子上划三八线,一旦我手臂不经意触及,他便雷厉风行地用手肘狠狠地撞我。

那天上课的时候你把一只毛毛虫扔进我的领口,我呆了三秒钟之后从喉咙里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尖叫,老师被我吓个半死,可是当她问我怎么了的时候,我看到你凶狠的眼神,却只能把所有的委屈都吞回肚子里。结果,被不明真相的老师惩罚我放学后一个人打扫教室。

放学后的校园,一片寂静。惟有始终不知疲倦的聒噪蝉声,隐隐窜入耳膜。扫把被丢在地上,我的头埋在膝盖里面,双手紧紧地环住自己,眼泪是暗地崩溃的河流。

你站在我的面前,挡住了最后一抹残余的阳光,却不说话。要过了许久,我才能故做镇定地抬起脸来,你是来嘲笑我的吗。

你没说话,只是把我拉起来轻轻抱住我,那时候我多高?我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我的头顶到你的耳垂,你抱住呜咽的我,霸道的把我的头按在你的胸口,你的白色外套上有泪渍慢慢氲开。你说我的头顶上有一个小小的旋涡,你把下巴磕在那个小小的旋涡上。

一瞬间,年华轰然老去。那好象已经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

我记得那是个夕阳芬芳的黄昏,过道里很安静,偶尔有脚步声可是隔得很远,你说,我再也不欺负你了。

人在那么小的时候有爱情吗?在我的世界里,是有的,我想,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爱你的吧。

夏天刚刚到来的时候,学校组织郊游,正是桑葚成熟的时候,我们背着老师跑到桑葚树下,你爬到树上给我摘桑葚,一不小心,你从树上滚下来,我去拉你,没拉住,我们一起滚到了山下。

等我醒来的时候,眼前是妈妈哭得通红的眼睛,她说,嘉言,妈妈来接你。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还以为你摔死了,为此我还难过得哭了很久很久。

初三毕业的时候我去看爸爸,通过一些关系打听到你的消息,原来你没死,这个消息让我感到无比欣慰,我去你在的中学找你,却看到你跟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牵着手走了出来,那一刻,我的笑容像是被撕裂的风筝,在你的身后,静默的转身。

高三那年,我撕掉了北方那所大学寄来的通知书,立志复读一年考去你的大学。

这些年来,你就像是天空中的太阳,而我却是一茱向日葵,孜孜不倦的追寻着你的痕迹,却也有满足的欢喜。当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的心里始终都记得曾经有我这样一个人存在过,所有的艰辛便都不算什么了。

我不打算告诉你真相,不打算告诉你我就是你心里牵挂了那么多年的人。我看到你成长为了一个善良的,积极的,明亮的男孩子,这本身比我的爱情圆满更令我觉得快乐。

那么,就这样吧,最爱的人,就留在最远的地方吧,这样的爱情才能在时光的洗涤中保持最艳丽的色彩。而你,就好好珍惜你认为的世界上最爱你的那个女孩吧。

对了,我差点忘了说,妈妈接走我之后替我改了名字,之前我用的那个名字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那时,我叫安然。

岁月静好,安然无恙的安然。



-

3条评论

你是旧时的、童话
  • 关注
    11
  • 粉丝
    9
  • 主题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