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动物,爱萌物
圈子首页 主题

给人类的一封信 from 珊瑚裸尾鼠

发布于 2022-04-13 21:55
  • 88
  • 0
  • 0

WX20220413-214316@2x.png

亲爱的人类:


当你们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们已经消失了。我们把这封信件交给了时空旅行者,让他代为转交。

我是珊瑚裸尾鼠。

2019年2月被宣布灭绝的小动物。

灭绝原因是——全球气候变化

别着急,这封信里,我们只是想讲讲最后的故事。

讲讲那些除了北极熊、企鹅和冰块融化之外,气候变化带来的故事。

WX20220413-214233@2x.png

三年前,澳大利亚政府宣布了我们灭绝的消息,我们被认定为全球第一种因为人类活动带来气候变化而导致灭绝的哺乳动物。

其实人类早就意识到,气候变化可能导致物种的灭绝。

早在20世纪90年代,生活在北美的季诺格纹蛱蝶就差点命丧于此。



它的幼虫必须以矮人芭蕉为食,而气候变化带来的高温和干旱不断缩小矮人芭蕉的生长范围——不过小蝴蝶顽强地适应了,还迁徙到更为凉爽的高海拔地区生活。

然而,这种幸运的适应能力,是否也只能是短暂的呢?

我不知道,我来不及看到关于蝴蝶更多的故事了。

相比小蝴蝶的栖息地,我的故乡矮小得多。

我生活在在澳大利亚东北部外海的一座小小礁盘上。

它的最高处只有 3 米多,在仅有的 0.036 平方千米面积中,一半还被沙滩覆盖,能供我们栖息的地方只有剩下面积上的零星植被。

我们不知道祖先是如何偶然漂流而来的,只知道在几十万年的长久演化中,这座小小礁盘上的我们,已经变得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近亲们截然不同。

我们也成了这座礁盘上独有的特殊生物。



栖息地的承载能力是有限的,小小的珊瑚礁养活不了太多的“鼠口”。1845 年,人类首次发现我们的时候,我们总共只有数百只。

1998 年,澳大利亚的人类科学家又对我们进行了一次“鼠口普查”,那时我们只剩 100 多只。

随后的几年里,更多的人类学者来寻觅我们的踪迹。

——而我们却越来越少了。

2009 年,是我们最后一次出现在人类面前。

10年之后,人类宣布了我们灭绝的消息

小小的礁盘没有外来物种,几乎没有人为开发。导致我们灭绝的,恐怕就是气候变化背景下,越来越多的极端天气。

珊瑚礁的制高点只有3米,一次风暴潮就能把这里的陆地横扫一通。而气候变化却让风暴潮越来越频繁。

一次又一次的风暴潮,终于让我们难堪重负。

我的故事已经讲完了,可是人类——别急——往下看。

这才是我真正要说的话。

还有其他热带生物被同样逼上绝路,同样生活在澳大利亚的粗卷尾袋貂,很可能步入我们的后尘。

前所未有的热浪多次袭击昆士兰北部的路易斯山,只生活在这里的袋貂一样无法忍受。它们习惯在凉爽的雨林中昼伏夜出,2005年的一次热浪袭击几乎让它们销声匿迹。

2009年发现4只幸存个体后,这个物种缓慢地恢复着数量。

——可是澳大利亚愈演愈烈的热浪中,它们又能坚持多久?

WX20220413-214853@2x.png

气候变化影响着全球,你们也许听惯了南北极的寒冰融化,是否也知道热带的生物正在承受苦难?在这样的全球化剧变中,没有哪个角落可以幸免,也没有哪个物种可以独善其身。

人类和其他万千物种的故事,也正在书写。

这些故事是否能有与我们截然不同的结局?——去寻找答案吧。

珊瑚裸尾鼠


0条评论

摘星
  • 关注
    3
  • 粉丝
    49
  • 主题
    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