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心中小世界
圈子首页 主题

时空

发布于 2022-04-18 10:08
  • 104
  • 0
  • 0

时空

“情况紧急,请尽快答复!”

老夏呆呆的看着手机上那一行小字,是刚发过来的。他表情凝重,眉毛拧到了一起,似思考,似犹豫,又或是挣扎。扭头看着桌子上的照片,那是他与已故儿子的合照。放下手机,他抽起了旱烟,厚重的烟云缓缓升起,演绎着不为人知的辛酸。

他本有着三口之家,日子不富裕却也幸福美满,可惜天不随人愿,本该平凡度过一生的一家,蒙上了不行的阴霾。妻子死于一场意外,儿子也在十年前抗击SARS中失去生命,只留下老夏一人,一人独自面对未知。如今又逢疫情,他更多的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害怕会不会凭白多出与自己一般凄惨的人。

雨滴敲击万物,一只蝴蝶不知为何出现在雨中,在漫无边际的风雨中飘摇,每一次的雨滴都使他几近倾覆,就这样,于迷途中翩然起舞……

数里之外,昏暗的卧室中有着一缕微弱的光,不闪烁,也无生气。微光之下,勉强可以看清男人的脸,是在人群中找不出的人。头发油的贴在额头上,双眼布满血丝却有几分神气,胡子有如雨后的荒地,良久未曾打理。这样一个看上去消极无比的人,应当没有人会相信他是志愿者吧。

这城市很美,尤其是在雨雾的笼罩中,雨水的打击乐是最美的旋律。可男人却无心观赏,多日的挫败使他更加看重成败。定点医院附近的宾馆不算少,尚未拒绝男人的只有老夏那一家。男人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他只是想为远方驰援而来的医护人员提供休息的地方,可惜的是没人愿意舍命陪他这个君子。他恨,恨自己的无能。

世界逐渐安静,以至于寂静。月光下的蝴蝶无意中闯入男人的视线,他落在树枝上,翅膀一张一合,应是在打理雨后的自己,向曾经击中它的雨滴和冷酷的自然宣示自己的顽强,发出属于自己的信号。

微光闪烁,蝴蝶也便在男人的世界中跌落,他看见老夏回复了消息,看见手机中的红点,这许久的期盼竟使他迟迟不敢点开。成败摆在眼前,男人的手起了细密的汗,片刻的犹豫后,他眼睛微闭,大拇指重重的按了下去。

“来看看吧。”

简短的四个字对于男人来说不亚于圣光,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揉了揉之后血丝更甚,也有了晶莹。

月色掩护下,男人的速度并不慢,尽管路上关卡重重,到处都是检疫点。循着导航,他一步一步的迈向老夏的宾馆,迈向未知的成功。

雨后的风不算大,却也能听见树叶碰撞的声音,墙角的阴影中,是老夏蹲在那里,等候着男人,以及又一个轮回。

“你爹娘可还好啊?”

老夏的话令男人措不及防,看清阴影中的身影后,已然明白这就是老夏。路上准备的言辞都显得不体面,改而答道“都好,都好着呢!”

老夏扶着墙缓缓站起,烟斗上吊着的烟袋不住的在晃。“唉!可惜咯,多好的小伙子,不去陪爹娘,来我这送死来了。”

叹息中多少有着几分怨气,男人却只是快步冲上去扶住老夏,走出那片阴影笼罩的地方,安慰道:“我这可不是送死,现在防护这么好,咱俩都不会被感染的,您就放心吧!”

话语中的安慰,老夏听出来了,只是男人会错了意,但他是不是故意的,老夏还真看不出来,眼看无法继续阻拦,也便把他推入宾馆,说道:“那你去看看吧,我这老骨头不用在乎,只是你这小伙子啊,可要保护好自己,不然怎么给爹娘一个交待,你说是吧?”

话语间的亲切令男人在故乡之外的地方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也变说出真心:“嗨,人医生不也是有爹妈的吗,他们都能为了别人把自己的命赌上,咱可不能落后啊。”

“你就不怕爹娘为你担心吗?”老夏追问男人,更像是在问自己的儿子。

男人身形微微一滞,却是没有答话。老夏也没有追问下去,而是凝视着男人,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与记忆中的儿子逐渐重合,眼中泪光涌动,眼角的皱纹里满是湿润,不禁呢喃到:“儿啊,儿啊……”

事情很是顺利,男人沟通好了医院和路上的站点,每日前来休息的年轻人们,便是刚于战场拼杀完的战士,筋疲力尽的倚坐在墙边。男人与老夏也在忙碌中熟络起来。男人口罩下的面庞总是笑的,他的眼睛充满了光芒与喜悦。每日最活跃的总是他,似乎精力没有穷尽一般,劳累的天使也会振奋于他的坚毅,忧愁的老夏也会安慰于他的细心。

万般无奈,悲剧突现。男人病危了,肿瘤的皮下扩散致使他命悬一线,或许他自己早就知道的。老夏在得到消息的那一刻,身体一怔,跌坐在原地不知所措,心中怅然若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似乎已经预见了结局,一如当年的儿子。眼中越发暗淡,终是一黑,躺在了命运的怀中。

阳光洒落,空中弥散着清香,花仍未凋,蝴蝶嬉戏于其中,在享受着自然予已的答复。

老夏没有见到男人最后一面,在他被救起的同时,男人极度劳累的身躯不堪重负,悄然离去了。在男人的身上,他时长看见儿子的影子,甚至已然将他当作自己的儿子对待。可他没有去看遗体,他不愿再次目睹尸体,他只想将男人活着的画面刻入内心。旱烟枪的烟云再次升起,可这烟软软的,老夏的心也散散的,没有半分气力。他再次看向合照,蓦然发现,有着一张留予他的纸条。

拂去浮尘,那刚劲的字体,早已晾干的黑墨水,以及结尾那习惯性的顿笔,无不彰显着它是男人留下的。男人或许早就料到了这一天,透过眼中的朦胧,老夏看见了男人迟来的答复:

“舍生取义,实乃吾幸!”

0条评论

806726867a
  • 关注
    2
  • 粉丝
    0
  • 主题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