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读一本书
圈子首页 主题

赎罪并不必然等同幸福——读《追风筝的人》后感

发布于 2016-08-15 21:32
  • 697
  • 1
  • 8

   这个暑假,我看了《追风筝的人》这本书。这是美籍阿富汗裔卡勒德·胡赛尼的第一本作品,大获成功。

   不同地区有着独特的文化。目前个人感觉最深的就是中国作家笔下的乡土记忆、诗人笔下的朦胧世界:日本作家给人“富士山下“清新美好的感觉的语言,还有就是欧美国家文学作品中的人性、社会、殖民、战争……《追风筝的人》这本书中的 “人性“、“救赎“ 、 “动乱“元素显而易见。

   小说用温暖、令人欣羡的亲密笔触悲悯描绘了阿富汗人与阿富汗文化,也讲述了主人公阿米尔同哈桑之间的故事。

   阿米尔家庭富裕。仆人的儿子哈桑则是哈扎拉人。他们是好玩伴,一个斗风筝,一个追风筝。放风筝是传统,取得胜利也要追到风筝。爸爸爱两个孩子,但并不看重阿米尔展露出的写作才华,嫌阿米尔怯懦不比哈桑勇敢。爸爸的好朋友拉辛汗成了阿米尔的忘年知己,在他儿时支持他写作。一次风筝比赛中,阿米尔想赢得爸爸的好感而勇夺冠军,哈桑去追到第二名的风筝证明他的战绩。在归途中被阿塞夫等人(算是坏人,很坏)截住,阿塞夫要风筝,哈桑不给,他就欺辱了哈桑。阿米尔在小巷目睹了这一切,但由于怯懦未挺身而出。

   之后阿米尔无法面对哈桑,哈桑最终与父亲离开了。当苏联入侵阿富汗,爸爸带着阿米尔迁到旧金山。阿米尔上大学,毕业之后成了作家,结了婚。爸爸去世,他和妻子搬了家,妻子因生育问题二人没有孩子。拉辛汗在即将去世时唤阿米尔回去,并告知那里有“再次让他成为好人的路“。原来拉辛汗在他们父子走后, 找到了哈桑,于是一起管理阿米尔家的大房子,哈桑有孩子名叫索拉博。然而有塔利班军队强占了房子,因种族歧视枪毙了哈桑及其妻子。索拉博进了孤儿院。拉辛汗希望阿米尔去救索拉博,但阿米尔不愿意。他于是告诉阿米尔,其实哈桑是阿米尔爸爸的私生子。

   阿米尔到孤儿院后,索拉博已被塔利班头目阿塞夫带走,索拉博已经成了一个被性侵的舞童。阿米尔与阿塞夫搏斗,受重伤救出索拉博。他又想尽方法终带着索拉博去美国,索拉博因感情受伤保持沉默。最后索拉博因玩风筝对阿米尔露出微笑,阿米尔为他追风筝,一如当年哈桑所做的……(这本作品大概内容的叙述有一点参考浏览器百科里的,不过改了很多很多,极力简短些,但是内容真的很丰富啊~

   故事发生在阿富汗的动乱时期,看了这本书,我也了解到阿富汗曾经历的苦难。文中有这样的两句话:“战争把父亲变成阿富汗的稀缺物品。“、“阿富汗有很多儿童,但没有童年。“没有童年的儿童,没有童年就算了,还要经历动乱,危险,以及父母的离开......生在这样的时代,是不幸的。最近在看的《亲爱的安德烈》中的一句话这样说:“强国的意思我们可以对政治经济、国际情势一概不知,反正承受得起,天塌下来有人撑着。美国青年的悲哀就是这个,我们对世界完全淡漠,只关心自己的小圈子。这恐怕是所有富国的共同特征吧。“生活在和平下,何其幸福!而这个世界上如今却还有很多这样的儿童,难民,他们没错,却因逃离动乱的国家赌上性命。每每看到偷渡的船上满是难民,很难过,无奈。记得有一张照片是一个小男孩的尸体浮在水上,真的很悲哀。但是我讲真的,无奈的是不能做出什么来,毕竟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在他们眼里,不用说,一定很向往和平。或许我现在就是该守护好珍惜好自己幸福的日子、自己的生活吧。

   种族歧视、地位观也是无法清除的观念。阿米尔父亲睡了仆人的老婆,若是传出去,必然有损名誉。于是哈桑致死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但他对哈桑默默的关怀,阿米尔都看在眼里,想必也伤了阿米尔的心。当偷听到父亲说自己的懦弱对比哈桑的勇敢,他一定心碎了吧。不过爸爸带阿米尔去了美国,对他而言,是哀悼过去的地方,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为儿子的终身大事着想。多年后,阿米尔回想,说:“我想他是一样爱我们的,只是方式不同……“

   再这样的背景下,阿米尔的形象是一个复杂的,他也在意种族原因不承认哈桑是他的朋友,但哈桑忠心耿耿,一直把阿米尔当做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吧)。阿米尔有很多坏主意,比如拿石头扔如别人家的窗户,当被父亲发现,哈桑站出来为他隐瞒。即使当他知道自己受欺辱时,阿米尔没有帮他,也选择了自己默默离开,原谅他、理解他。“为你,千千万万遍“。讲真,我一直以为友谊不该一昧付出,如果是我,哪会那么无私?但哈桑是这样,阿米尔似乎是不配做他的朋友的。不过,也许这就是宿命吧,阿米尔也有受到回忆的折磨、良心的谴责,所冥冥中注定会有后来的救赎。

   最让我深有感触的就是“救赎“这个关键词,对我而言,这种感觉真真切切的来源于内心深处的驱使。主人公到了美国,认为“美国是河流,可以让自己的罪恶沉在最深处。“可是也就像文中所说“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只是错的。因为回忆会自行爬上来。“很多事,在心里很深,又怎么会忘记。当重新身处阿富汗,其实阿富汗也没有忘记了他。当罪行导致真正的善行,那就是真正的救赎。最重要是,我们要宽恕自己。很多过去,没有了结,我们心里应该总是会有疙瘩的。

   我算是一个比较念旧的人,当提起往事,我真的很希望不要再被难受得困住了,因为在别人提起、或者听一首歌想起的时候,我觉得回忆杀真的温馨却伤人……因为亏欠,正如阿米尔对哈桑的亏欠。我也有很多遗憾亏欠。不过,我终于已经学会了乐观,安慰自己以后一定要回报那份感动、照顾,这样一想,我就会想要快点变得勇敢些,保护那些重要的人,就会期待那个人也会因为我感动,我的内疚感会减轻很多。看到书评里有这么句话:赎罪并不必然等同幸福。文中的人阿米尔算是赎罪了也并不等同幸福,引用这句:如果有人问起哈桑、索拉博和我的故事结局是否圆满,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有人能回答吗?主人公的爸爸、拉辛汗、哈桑都走了,过去的人只剩自己,侄子也因过往而伤沉默。以后,那些过往会埋藏在他心里的吧。赎罪不必然幸福这句话是对的,可是我又想:不赎罪必然不会安心幸福的……,对于主人公而言,回到阿富汗:那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一条终结轮回的路。对于我们来说,敢于直面过去,这也是一种勇气,悔恨莫及的我们或许还是有方式去补救的,哪怕那些人不在了,事情也只有寥寥几人知道,可是我们补救了自己,至少我们是有做什么去挽回的。

   风筝只在文中出现几处,不过有它的象征。儿时,风筝象征着哈桑和阿米尔一起自在亲密的生活、以及爸爸的爱;最后阿米尔为侄子追风筝,它是救赎。风筝——我希望一直是美好的象征。最后,这句话送给所有人,也送给亲爱滴我自己: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风筝,无论它代表什么让我们勇敢的追!

8条评论

懒癌晚期
  • 关注
    5
  • 粉丝
    2
  • 主题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