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读一本书
圈子首页 主题

地球生病了——读《寂静的春天》有感

发布于 2017-04-04 20:02
  • 1078
  • 0
  • 2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那青翠的山林里,这里有红花呀,这里有绿草,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嘀哩哩哩哩,春天在青翠的山林里,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

小时候的儿歌“春天在哪里“描绘的是一幅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美丽的景色,那时候春天不用寻找,不用去特地的赶到山林里去,它就存在我们的身边,我们的眼睛里。

但是现在呢?

现在……

花不再缤纷,水不再清澈,鸟儿不再歌唱,树林不再茂密,鱼儿不再欢快地流动,甚至连虫鸣都不再清脆。

春天,有的只是浮空的雾霾颗粒,淅淅沥沥的酸雨,散发着恶臭的池塘,通天的工厂烟囱……

春天早已慢慢的从我们身边远离,在钢筋混凝土组成的城市中,我们成天面对的是手机屏幕和电脑屏幕,春天的风景似乎只存在于那一部部的纪录片里,我们与自然与春天似乎已经渐行渐远了。

我们呼吸着污浊的空气,仰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站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上指着着路边的绿化,说:“真是美丽的风景!“我们被自己所造的牢笼深深的困住,我们踩在光秃秃的土地上,狂妄的以为自己征服了自然,却不知道自然早就为我们设立了结局。

春天在我们这些“万物之灵“的手上变得千疮百孔,残破不堪,春天已经生病了。

那么病因是什么呢?卡森早已给春天下了确诊书,开了药方,只是多数人还不自知罢了。

在卡森的《寂静的春天》中说到:“人们恰恰很难辨认出自己创造的魔鬼。“人们在实验室里制造出来各种各样的化学合成药品,用以除虫除草,而这些含有毒素的化学药品却悄悄的隐藏在一些侥幸存活下来的虫子的身体里,隐藏在植物组织里,隐藏在土壤里,隐藏在河水里。

于是植物被虫子吃了,虫子被鸟儿吃了。结果鸟儿飞不起来了,不再欢快的歌唱了,只是无力地落在地面上,有气无力地哀鸣。

而存活下来的虫子再也不怕那些药物了,开始疯狂的繁殖,于是虫害出现了。

为了应对新的虫害,人们开动那聪明的大脑,鼓捣出了成千上百种新式的更加具有毒性的药物,一次又一次的喷洒使用。

很快效果就出来了,虫子一次次进化变得难以抑制;鸟儿越来越少,不再鸣叫歌唱;同时一部分毒素乘坐河流和地下水的快车,开始向其他地区旅游;土地慷慨的接受那些和水分一起混进来的间谍;植物开始从土壤中吸收养分和毒素。经过一个寂静的春天,到了收获的秋天,富含着化学药品的粮食和肉类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伴随着进食,最终住进我们的身体内部。

大家开始和春天一样,生病了,甚至死亡。就这样人类制造的魔鬼开始向人类收取代价。

但这一切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卡森在书中引用了很多骇人听闻的案例,由于我们使用的农药和杀虫剂而死亡的人数竟然数不胜数。

“有一位油槽汽车司机,把柴油与五氯苯酚混合在一起,配制一种棉花落叶剂。当他正从油桶内汲出此浓缩药物之际,桶栓意外地倾落了回去。他就赤手伸了进去把桶栓复至原位。尽管他当即就洗净了手,还是得了急病,次日就死去了。“

在佛罗里达州,两个小孩发现了一只空袋子,就用它来修补了一下秋千,其后不久两个孩子都死去了,他们的三个小伙伴也得病了。这个袋子曾用来装过一种杀虫药,叫做对硫磷——一种有机磷酸酯;试验证实了死亡正是对硫磷中毒所致。“

在一起最为悲惨的安德奈中毒事件中,没有什么明显的疏忽之处,并曾尽力做过一些表面看来妥帖的预防措施--有一位满周岁的美国小孩,父母带他到委内瑞拉居住下来,在他们所搬入的房子里发现有蟑螂,几天后就用含有安德萘的药剂喷打了一次。在一天上午9点左右开始打药之前,这个婴孩连同小小的家犬都被带到屋外,喷药之后将地板也进行了擦洗。在下午的时候婴孩及小狗又回到了房里。过了一个钟头左右小狗发生了呕吐、惊厥而后死去了。就在当天晚上10点,这个婴孩也发生了呕吐、惊厥并且失去了知觉。自那次生命攸关地与安德萘的接触之后,这一正常健壮的孩子变得差不多像个木头人一样--看,看不见;听,听不见;动辄就发作肌肉痉挛,显然他完全与周围环境隔绝了。在纽约一家医院里治疗数月,也未能转变这种状况或者带来好转的希望。负责护理的医师报告说:会不会出现任何有益的康复,是极难预料的事。

……

诸如此类的案例还有很多,更是让人惊骇的是,研究发现,婴孩在母体子宫形成的那一刻起,体内就存在了农药污染物,开始哺乳时,从母亲那里摄取的乳汁也含有污染物。

人们提到核辐射往往感到很害怕,但殊不知他们生活的周围有类似于核辐射使人基因突变的化学物质大量存在,我们时刻存在危险当中。但人们仍然施着化肥,用着农药。

我们是时候醒悟了,环境污染现在仍旧是个大问题,虽然卡森主要说的DDT已经禁止使用了,但是市面上还有其他的农药化肥在流通和使用。

或许现在用的药物毒性不强,但通过食物链的富集作用,这些毒素总会给人带来危险。保护环境已经刻不容缓了,希望大家能够醒悟过来,逐渐回归绿色的自然,大家一起努力治愈生病的春天。

是的,这件事很难,会受到极大的阻力,你不可能立刻让农民不使用农药化肥,你不可能立刻让科学家停止研究新型杀虫剂。在环保的路上是很艰辛的,但我们不能就此放弃,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我们不可能一蹴而就,那就让我们细水长流,点滴小事做起,去感染其他人,一起加入。

当我们会遇到种种困难,但我们可以想想卡森,当初她出版这本书的时候,损害到那些资本家的利益,受到了与之利害攸关的生产与经济部门的猛烈抨击,但她挺过来了。

所以向卡森学习,为我们向往的春天尽一份力吧!

2条评论

风子
  • 关注
    8
  • 粉丝
    10
  • 主题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