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清单
圈子首页 主题

《沉浮2018!》

发布于 2018-11-21 21:51
  • 181
  • 9
  • 7

    2018年1月1日:

 一如既往的新年伊始。然而这个本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于我却是波澜不惊——

  除了,要上学。

  好像又是平平淡淡的一年。

  早已习惯了生活按部就班。

  有时候也会想,我的生活是否也会出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抑或猫巴士,载我前往未知的远方?

  但很快,积案的作业就会无情地告诉自己:

  别想了!这道二次函数的值呢?

  于是思绪又只能循规蹈矩地运行。所有看似不切实际的都只是幻想,被数学覆盖。


  2018年1月6日:

  看到中天征稿。心头一动。

  我已经很久没有正儿八经地写文了。初一的小说,也不再继续。一班的故事,永远停留在了第十五页。

  我要不要,试试?

  我似乎,还有点发言权。水准也可以吧。

  我对自己说。


  2018年1月7日:

  我删删改改,终于降到了标准的800字。

  不知道当时的我怎么想的,除了删字数,原文看也不看,不作润色便点击“发送键”。

  那是我很久以来第一次发电子邮件了。

  敲击键盘,发出干脆的声响;同时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光标与井然排列的黑色字符——

  私以为,感觉良好。


  2018年1月13日:

  去拜访母亲的一个朋友。突然发现阿姨的儿子,小时候瘦小淘气的男孩子,现在已经长成了一米七多的英俊少年。

  回去的路上,捏着手机,盯着窗外的光影一路变幻。

  夜风微凉。曲腿坐在车内,对着昏黄的灯光,百无聊赖地点开邮箱。——

  回信栏旁赫然是一个灰色的①的图标。

  小心翼翼地抓住手机,拇指挪动,一点,一点点……

  原来,是投稿的时候忘记署名了。

  输入回信的时候,我突然一愣。很快,莫名有些欢喜:

  不过,这倒是个好办法。


  2018年3月14日(起):

  果然,文章被录用了。

  于是开始期待稿费寄来的日子。早已按耐不住地向几个关系密切的朋友透露了风声。

  直到一个自以为很亲密的朋友 T 一脸淡然地问:“哪个杂志啊?”

  “中学生天地啊!”

  “哦。”

  她的表情,好像我只是偶然在某个不知名的小杂志上发布了一篇资质尚中的作品。我有些失落,从此再没提此事。

  ——喂!好歹我可是为了你才取了那么个笔名啊!

  再后来呢?我发现一直都是我对 T 过于殷勤。T有时与不经意我们谈及她远在别校的闺蜜,一脸自豪。我没有疏远T,只是不再刻意想要追逐她的步伐了。

  开始的日子里有些孤独。X分班后与我仍是同学,她热情地待我,没心没肺的个性有时候让我苦恼,有时候却又因十分相似而找到了共鸣。

  我不再如以前一样大大咧咧,在班中肆无忌惮地喊着T的代号(不是绰号。这是初一我俩一起组合的)。转移了每天的重心,我渐渐发现了二三班远不止我想象的好。

  不知道什么原因,班主任去年开始就让我一人坐一排。考试的时候排桌椅,我就经常和各形各色的人坐同桌。周,胡,王,薛,骆……

  虽然最终难免“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局势,但那段同桌的日子令我难忘。

  也许,一开始就是我过于执着而留恋。放弃一些,总能收获更多。

  因为,有些可能一直都在,只是从未留意罢了。


  2018年4月:

  三月份的中天终于抵达学校。突然有人会在学校里喊我中二的笔名。顿时充满自豪感。

  我开始重新拾起对于文字的热爱。慢慢热衷于各式投稿。屡败屡战,愈挫愈勇。

  在一个人的日子里,突然过得很洒脱。我绘画,书法,弹琴……

  我说:如果还没想好做什么的话,就先努力做一个优秀的人吧!

  努力努力再努力!

  一个人的狂欢——我安慰自己。

 

  2018年6月:

  儿童节,老师带全班下楼去玩游戏。斗鸡,丢手绢……(虽然觉得可能都是老师那年代的了)

  那天天气出奇地好,没有下雨,没有阴云。明明值夏,阳光暖和而不焦躁,温和又不刺眼。不时刮来的风,舒爽又清凉。

  很快体艺节了。

  班队课时给与君写信。那是一封很漫长很漫长的信,因为印象中我总能想起窗外的太阳由栏杆反射的光折射入我的眼睛。那节课要看什么直播,于是电视坏掉的隔壁班就来我们这了。

  看到了很多熟面孔啊,哈哈。

  入手了人生中第一套汉服。迫不及待地拍照,发说说。按下“上传”键不到两秒,点赞纷至沓来。那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原来我的列表们既没有被盗号也没有屏蔽我更没有把我拉黑名单(嘤嘤嘤,感动……)

  后来,T突然开始主动打招呼了。也许一来我经过反思收敛了不少,不会突然扑上去“抱”住她;其次,前桌日日替我分析说,“嗯,可能是因为你那几张汉服照的关系吧。”

  原来有时候,自以为的失去不过是退而求其次。殊不知,只有留出恰当的空间,才会使得舒畅。过于紧密只会使两人都喘不过气来。


  2018年7月-8月:

  暑假学校组织了前八十名补课。我坐在第一排,右边的右边便是T。

  T经常给我分糖吃。这后来一直持续到了九月份。直到有了晚自修,这才慢慢作罢。

  我与T中间隔了月月鸟(这个缘由是他同桌就喜欢这么叫他。听来甚是好玩。当然那时候并不知道。)补课后期,每中午吃完午饭回来,T与月月鸟都会捎带一大把棒棒糖。于是我总是能分到两根。

  补课比较松散(每节课两小时,随老师心情下课,有空调吹,后排基本玩手机,谁说还不够随便?)我与月月鸟经常就在第一节或第二节课上吃糖。有时候月月鸟会把糖含着。然后我也学他,却很笨拙地才能把糖咬断。

  开学时,我恍然发现我有些蛀牙了。

  喂!!

  你们对我负责呀!


  8月中旬

  我照旧写着题目。教室里鸦雀无声。习惯性地摸耳垂时,突然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大对劲。

  下意识便摸摸自己的脖子——

  完了!

  我的玉佩呢?!

  于是慌了。四处找,两天下来,还是毫无头绪。

  那是我舅舅当年送给我妈的。后来我妈给了我。

  玉佩是保平安的。我出生时便戴上了。

  过年的时候,我和我哥说,我的玉看着颜色有点黯淡。

  我哥看了一眼,回答道:玉是祛病的,说明你的晦气被它吸收了啊。

  我不信。转过头去。

  在我的十几年里,玉佩之前总是牢牢地挂着,系它的红线今年开始莫名就总容易。起先玉还能找到,可这次却是真真切切地遗失了。

  我妈说,丢了就丢了吧。

  可我放不下啊。


  2018年9月

  暑假参加的比赛复赛结果“千呼万唤始出来”。不出所料地,进入决赛。

  我不知道这么说是否不够谦虚。但是有些时候,咳咳,真的觉得我的第六感准的不行。

  “青春纪事”试水成功。第一篇没有主题,自行创作的投稿刊登在……emmm,九月刊,幷于九月底姗姗来迟

—————华丽丽的分割线哪—————

  不知道还可以往后讲什么。

  2018于我真的意味着很多。

  在这一年里,我经历了失败,排挤,分班,转学……

  似乎很多事情都急着在这一年里兑现,以免成了遗憾——也不管这是否足够正能量。

  我经常会想到早先初二阿章(班主任)对我的针对,以至于有一阵时间我总有些抑郁——然后便以过分的开朗来掩饰。

  我哭过,两次都是因为阿章。

  我的成绩起起落落,飙到过段二,也跌过第十。

  阿章很少正眼看我。比起来,他更喜欢Z——

  我的冤家(准确的说是我真实存在的假想敌),初一时是我后桌,后来呢,成了我同桌。谁知道他一点都不互帮互助,不替我打掩护,以至于……于是,  我光荣地被阿章调到第二组与第三组中间独立一排。

  顺带说一下,2018年我收到了疑似人生中第一次表白,然鹅我的情商着实捉急,于是……咳咳

  很长一段时间里那人没理我了。

  真的是复杂的人类啊。

  再后来呢,随身十几年的玉佩丢了。起初,可能是因为心理原因,开始的一段日子我总下意识地去摸脖子,明知道不会再感受记忆中该有的触感,却还是成了习惯。

  


  初二最后的那个夏天,我突然觉得时间过得好快。

  我有在作业上标记日期的习惯,明明感觉刚刚讲过的题目,却发现早就是两个月前了;

  我突然觉得,阿章其实很好。他会用数学课带我们去打篮球,会买来零食分给我们,会举办明知很无聊的“嗑瓜子比赛”……

  我蓦然发现,我一点也不孤单。

  会有人为了我等在楼梯口,会有人陪我一起踩水塘,会有人明明对我摆着一副臭脸却依旧给我分糖……

  体育测试时,800米长跑,我落在后面,气喘吁吁一个两年没有交集的同学走过足球场,突然冲我喊道:加油啊——袁!

  那是小学时他对我的称呼。那时候我还是个凶狠的女汉子,他作为我同桌,还总被我欺负。我想想都很对不起他,还以为他再也不会理我了呢。

  那一刻,阳光,突然变得明媚。


  初三进入尖子班。原以为大家都只会埋头苦读,唯独我格格不入。

  谁知道我们班非但一点不死板沉闷,反倒是最会玩、最闹腾的。

  社会实践时,班主任带我们全班在全年级面前跳《卡路里》;年级第一的男生领头跳《海草舞》……

  想想那画面,现在还是印象深刻。

  此外,在初中混了三年,终于有幸结识昔日风云人物,还是有点小开心哒~同桌是个声音很好听的小姐姐,斜前方是少女感满满的段一妹妹……

  体检的时候,发现我终于窜到一米六了,终于长到一直嚷嚷着的“七尺”。体重还是那个数啦,庆幸的是长胖得不多。

  捏捏自己的脸,软软的,让我油然而生自己还很小的感觉,受用十分。

  旁边的女生看了一眼,说:哎呀,你要少吃点了,这么胖了,不好看。

  换做以前,我早怼回去了;然而我笑嘻嘻地说:“我这是婴儿肥!”

  之所以让我觉得自己还很轻盈,也许是有对比物——

  呀,就是那个初一后桌,初二“同桌”的家伙,如今成了我前桌。

  分班三次,次次是他。开始真是纠结——可反倒逐渐发现,他也不讨厌嘛!

  脾气很好,学习时一本正经,课后一点也不拘谨。

  有一天中午,困得不行时,猛抬头,只见他正好反手递过两片饼干来。

  晚自修后我嚷嚷着饿,他就把手上的面包递给我——

  相比起之前的什么气节啊,吃,才是我的终极目标嘛!

  玉佩丢了之后,沮丧了一段日子。直到有人对我说:你像个小太阳啊!

  我突然发现,我依旧可以元气满满啊!

  后来我告诉自己,可能缘分就是这样啊。之前冒冒失失的十五年有它陪我,可孩子终究会长大的啊。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前不久老师布置了一则做点心的作业。我还教牛奶、慥慥几个做了蛋挞。

  第一批蛋挞出箱时,牛奶递给我一个有模有样的蛋挞。

  我小心翼翼地试了一口——原味,有点淡,但还是很好吃。  

   “好吃吗?”   他们那副神情,像是等待老师表扬的小孩子。

  芝士没有融化,口感还是很粗糙。可我依旧笑着点点头:

   “嗯。”   

  我莫名感到开心。

  不止是他们带来的欢声笑语,更是因为我在其中所看见的自己。

   在初中结识的他们,都是很好很好的人。能被大家所逐渐接受,说明我也慢慢成为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看着那热气腾腾的蛋挞,我的欢喜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谁能说那没有我的功劳呢?

   我也可以很自豪地说:“我也是带过徒弟的哦!”   

   我不再会为了一点小事而发火,我开始努力在集体里表现自己的力量,哪怕很微小,但也要时刻保持着乐观——因为我知道,我的坏脾气会传染。

   我不是吉祥物,可我同样也能给身边人带来好运!

   周一,一进教室,我与牛奶不约而同地喊道:   “你的蛋糕(挞)呢?”

  至于那个不理我的谁呢,中秋节的时候发给他消息:“中秋节来了啊,什么仇哪,就和月饼一块吃掉吧!”

  许久,他回复我一个表情包。

  我哈哈大笑。

  2018的前半段,我就像在解一个无头线团,越解越乱;可后来,我突然掌握了诀窍,变得得心应手起来。

  也许有许多不如意,但我并不后悔我所过的这2018。

  一年前的我,也许还吵闹而浮躁的。直率莽撞,打打闹闹,全然一个粗糙的女汉子。

  前不久后桌问我:

  诶,你初一的时候发型是不是蓬起来,辫子扎的高高的,有些乱糟糟的?

  是的吧~

  提及以往的糗事,两人突然相视而笑。

  当然啦。2018我改变的远不止那么多。

  我努力着,努力着,哪怕很微小,也要告诉自己:

  我要做一个足够优秀的人啊。

  2018我果断剪了短发!及腰长发现在只到耳垂,显得干净利落,留了刘海,全然两副面孔。

  每天暗中向同桌学习:好听的嗓音学不来,还有慢悠悠的语速,才能显得温柔一点。于是每天努力克制自己想要说话的冲动(当然是多余的话)。这一年在文字方面有了很大提升,文科(语英社)飘了【捂脸】

  新的班级,新的同学。有分别也有相聚。

  剩下的2018也是值得努力的日子啊!

  要相信,本少女可是自带光环的!




@尘樱。 

 


本文于 2018-11-28 21:55 由主题作者夏樨君最新编辑

7条评论

夏樨君
  • 关注
    38
  • 粉丝
    54
  • 主题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