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文学
圈子首页 主题

【碎笔】如同窥望真实的自己

发布于 2018-11-25 16:25
  • 289
  • 9
  • 0

01.

雨峙悲曾逸,闲言碎句三两语,三两语,山隐海蜇,云湮月遮。

桃李杨槐花落尽,寒夜孤枕泪黯情,泪黯情,西风带雨,五更钟鸣。


02.

喧嚣而过的人潮,萦绕耳畔的风声,

苍穹于眸间闪烁。

出门告别的金发少女,二楼传来一阵开朗的笑声,

窗边有男人办公的身影,似曾相识——

他眼中,岁月轰然褪去。

明明是陌生的街道,却比想象中更为吵闹,更为熟悉。

但是哪里有令人怀念的地方?

对自己而言,那个地方曾在梦中见过。


少女将手紧紧置于胸前,向前跨出一步。

随即默念起魔法的咒语……


03.

即使失觉痛哭,即使心患难耐,即使夜半梦醒,

还好,你来过。


04.

我即便是以为,两条互不相干的直线,倘若并非平行,竟还会有某一瞬的交汇;

而你我,同为这尘世繁华的碎片,偶然间的擦肩而过,又会引起哪些故事呢?


05.

呼吸的烟气缓缓上升,飘逝于眼前的夜。

而你,笔触颤抖无息,思虑什么呢?


06.

一程程山路,绘下我思念的轮廓,

清风微澜,吹雨成花。


07.

那时候的光景,浅浅淡淡,赤子心跳。

都是小事,都为细节,都有温度,都在发光,

都将逝去……


08.

我呼吸在风中的

所以 总有一天 那人也将在风中听见


09.

我双眼冰冷,如同一泓纯粹的毒药。

我倾慕那轮蓝月的静谧,为此幻想这第十三道寂夜。

我不安的心跳,说要蒙蔽那些理性。

我放开混沌间逝去的鲜血,一如句终末伏。

我呻吟道:“空虚、触摸,允许我夺去痴迷于你的权利。”

——引诱……这却并非你我任何人的过错。


10.

那个人温暖却又诚挚的话语,自己可以用一切守护。

从来不会设想,呼吸由何时粉碎。

或者像是无法证实其存在的幻影,也没有人会试图相信。然而,偏偏不再出现的她,以自我本质的所有,于绝望的边缘拯救了自己。

教会了心灵最脆弱的部分,如何自我痊愈,如何面对生活。

假设是悲伤或者哭泣,在她面前都会骤然烟消云散,因为那个微笑、那个比自己的一切都要来得重要的微笑。

我认为,这样的人大概可以互相依偎直至垂垂老去。

快乐的时候互相分享,难过的时候一起哭泣。

如此接触对方的心情。每时每刻。

离去是不必要的,我们在一起就足够快乐。

她可以让我对这世界重新拾起希望。

同样的,无论是谁,只要垄断了彼此之间这般亲密的联系,都应该是无恶不赦的罪人。

那使我的世界支离破碎。

时间为她而存在,所以我甘心虚度年华以待她归来。

她值得我这么做。

而一切亵渎我与她关系的人,我都痛恨。单纯而极致地痛恨。我不会离开一切的起源,我无法像他们一样违反人生的基本条约,那些虚伪的人,绝对不是值得相信的人。我蔑视他们。永远。

我会一直这么等下去,直到再一次看见她的笑容;而我不会放弃,或者说我期望那样一角微光,因此我会尽全力包容。




我觉得,

她一定是自己的整个世界。


11、

心里压抑着的关键情感,无从迸发。

他胸中如同小鹿乱撞一般。感情也同样有点混乱了。悲伤、遗憾、无奈以及愤懑和放弃,各种情感交织在一起。他默默地把行李递给艾叶森司。艾叶森司庄重地向拜丁行了一礼,然后便默默转身离开了。

——再也见不到了。

长发飘逸的幻影、晃动无止的银白挂坠、轻声辗转的话语。

——再也见不到她了。

双瞳中隐约可见的破碎微光、眼角那一抹笑意、静默的回应。

——永远再也见不到了。

大门轰然关闭后,留下的空虚以及混沌,涌上心头,无穷尽。

——我只是不想于此等待。


他顷刻回神,猝然从后面抓住艾叶森司的肩膀。


12、

“期待着的某一天。”

没有丝毫悲伤。

——怎么回事,那样的话。

尽管和道别毫无差异。

——勉强自己也好,让她回过头看看我就可以了。

他向对方点了点头。

随即转身离开,在大门即将关闭之际,自己无法扼制地露出了笑容。

如果是感谢的话,语言实在是无法描述清楚。

只不过望着缆车的离去、以及对方的目光,可以慰勉身心。

在外面的世界,能够遇见她,以自己所希望的场景再会。

或者那是一种微乎其微的概率,奇迹,可以在人生中被称为奇迹的存在。

——就像一百年只出现一次的彗星一样。

尽管如此,也不会厌恶那些喧嚣的声音了,义无反顾存在着应有的价值。

因为是她赋予了自己现在的所有:看向这整个世界的勇气。

而自己之后,也一定会遇到她,如同设想中一样度过那些时间,就是在某个遥远的日子里、某片遥远的寂夜中。



和她、和星空一起。


13.

写了这样冗长的铺垫,其实隐喻了很多意义上的人生。我回想,那时同远方文团的成员大吵了一架,后来便在家里呆了一整个月,中途独自一人挣脱黑暗去了一次上海,随之在作家书店一直待到黄昏。是一处看上去并不华丽的地方,外观很低调,不过书很多,涉猎也很广,据说还可以遇到活的蒋峰,反正我是没有就对了。站在窗前其实并不想做些什么,街道上霓虹灿烂,很迷幻,有若在酒吧里听见的民谣歌曲,大脑断片后,开始面临窒息,于是突然又想起《挪威的森林》里的句子:破碎的吉他声。 

因为不是单纯的旅行,所以只是在上海晃悠了两天半,其中大部分时间用来看书和闲逛。搭晚上的火车回来,一身疲惫,不过心是静谧的,有时会听见王菲的歌曲铃声重复回响,然而断断续续,沉默不久后便又开始写小说。

上海的旅行。未完稿的长篇。耳畔有旋律,她低吟:“迁暮,你,切勿触伤肤指。”

这情谊,在夜阑尽处,如门前大树。


14.

我这次并没有打算写十三节整的内容,这充满厄运的数字,多多少少附加着我的恐惧。

我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很奇怪,这些天来一直很奇怪,都说是几近窒息了,却总试图抓住最后一抹光线。我发觉如今的状态其实似曾相识,搜索记忆后,便愈渐明了:这就是似曾相识的陌生感。

文字是很神奇的一个世界,无论你在现实中是怎样的一个人,无论你有如何值得吹嘘的光辉,在文字间便不复存在。我写了很多,但不同于自己笔下的人设:我会退缩。我知道如果这个地方容不下我,转身还会有其他样貌的现实拥抱住我。现实不像小说可以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我只是把现实写下来,尽管复杂,也要整理出清晰的线条。所以我可以写,可以写很多自己不敢尝试的东西:勇敢、改变,这并没有给我掌握的欢愉,取而代之是揭开伤疤的疼痛。

即便是这样我还是要写,尤其是近些天心神不宁。我会记下这些情感,我的过去,我的当下,我的未来,所有想说的给自己听,或者给别人听。我觉得这有价值,毕竟这反映了许多事实。

然而现在的事实是,我写了太多的感情。

换句话来说,爱情?

借口是无用的,事实不免失去虚掩的意义。我现在关注了很多,逃避了很多,难免沉浸过往,也难免敬畏世界。不过就像我上面说的,我即便是不再纯粹了,文字所展现给我的,却依旧是很真实的东西——


我开始欣赏某一道曙光。


我喜欢上某一个人……

0条评论

烟雨墨怜
  • 关注
    15
  • 粉丝
    37
  • 主题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