鲶鱼没有鱼肚白
圈子首页 主题

小策划:好久不见

发布于 2018-12-31 20:21
  • 426
  • 10
  • 42

   先说个故事吧。


  生日那天,期待了很久,却没有人记得。莫名有点小失落。

  九点钟补课回来,发现竹早给我发来一条消息。

  满怀期待的点开——

  送你一个生日蛋糕。祝你生日快乐哦!

  我哭笑不得。有些不高兴地回复他说:虽然,觉得这种群发的一点诚意都没有。

  竹早秒回:这都没诚意啊?别人我都不发的。

  盯着屏幕,看到消息的一刹那,忍不住笑起来。

  这种口气,确实是他。

  不过,还是很开心啊。

  我回复道。

  很久,他回复我。只有一个字:

  恩。


  不禁想到另一个人。

  初二的时候有个坐在我旁边的男生。

  熟了之后突然就变得很奇怪。(大猪蹄子……)连着几节自修问我“你喜欢我们班哪个男生”无果后,对我就充满了异样的态度(难道是因为我知道了他喜欢日日,他又抓不住我的把柄,心理不平衡?)

  后来我主动找他搭话,他便也装高冷,不理我。

  中秋那天,我终于忍不住了,假装群发地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中秋啦,什么仇什么怨哪,就和月饼一块吃掉吧!

  发出去后,忐忑不已。

  许久,他说:忘不掉的,哈哈。

  配上一个滑稽的表情包。

  恩。

  


  很久不过生日了。收到生日祝福也得益于这两年QQ贴心的“一声问候”。倒免去不少弯弯绕绕的麻烦。

  去年生日的时候,竹早给我发的是:

  祝你生日不快乐,天天不开心哈!

  差点一眼略过的我突然发现了他在文字上的小把戏。立马怼了回去。

  当然,那次聊天的我热情也一点点冷淡下去,最终竹早不再回我。我悻悻作罢。


  初一刚入学,就有了篮球赛。全能大神下场后,我听见众人商量着替换竹早上场。

  说真的,竹早和全能,那时候我对他们两个,真的是脸盲。直到后来全能当了我后桌,我才稍稍分清。

  音乐课的时候,由于座位的关系,本来在教室里隔了一条过道的我与竹早,坐到一起。

  偶然听他说到小学是几班的,特别有共同话题,可惜一直没找到机会开口。

  现在呢?都忘了当初心心念念,究竟想和他谈谁的八卦。

  下册时换了个班主任,上台就大刀阔斧地在座位上做功夫。我先是和副班长做同桌,竹早与EEEEE姑娘便成了我前桌。

  那段时候觉得竹早和EEEEE姑娘特别般配(。ò ∀ ó。)可能是我一直EEEEE姑娘是个特别好的女孩子吧,像蓝色的棉花糖一样的女孩子。

  初一前期装了一学期的抑郁,后来放开自我啦——因为我发现我们一班是个特别温暖的大家庭!——于是稍微偏离画风,又往女汉子方面发展了。

  于是……

  

  竹早是个很好脾气的男生。虽然现在的男生都很绅士,但竹早又不属于绅士的那种。

  那时候觉得他可欠可欠的。有哪个男生会用和男生的玩笑话来戏弄女生啊!(虽然我也不把自己当女生看)。于是下课和EEEEE姑娘就轮番地拍他!敲他!拍他!敲他!

  终于有一天,副班长忍不住对我说:

  其实,我觉得一直是你对竹早有意思。【一推眼镜】

  我:【懵逼】????(我做错了什么)


  后来就很不想理他了。

  谁知道后来又换了位置(我才不承认是身高的问题!!),我,终于,光荣地,与竹早成了同桌。

  磨合期终于过去了。我发现竹早是个神奇的男子。

  比如,自修的时候,他默默把食指按在眼角,然后向后拉,就成了一双细长的狐狸眼(是真的狐狸眼,一点都不好看)眼角就很长。

  那段时候刚学了《木兰诗》。最后一句是“雌兔眼迷离”。莫名想笑。

  我问他:你这是手动拉双眼皮吗?

(ps:后来我知道,他可能是近视,想看清黑板上的字。也不知道有效没。)

  反正,后来我再也没见他这么干过。


  我坐竹早后面时,就喜欢在他衣服上画画。她的校服背面,密密麻麻的红蓝黑三色线条。

  有一天,我发现他的校服外套突然崭洁如新。

  ――诶?你背后的字呢?(⊙▽⊙)

――不是这件(●︿●)……哦,是这件……洗了……还有痕迹……

【插播广告时间】

――(⊙O⊙)你用什么洗衣液啊,洗这么干净(笑cry)

――〔扣响指〕立白(= ̄ω ̄=)


  我是个比较骄傲的人,和竹早一样,又都是比较没心没肺的人。

  我们的矛盾经常是无由头的。

  两次放学的时候,都因为竹早在言语上激怒了我,内心的小火山爆发了,于是莫名来了神力,把竹早的桌子掀了。

  那两天我特意来得格外早。像个英雄一样观察着竹早进入教室后的一切。

  竹早没有冲我发火。苦笑着骂了一句,就俯下身子去收拾了。

  看见竹早一边挂着勉强的笑容,一边抬起桌子,我突然有些内疚。

  可我骄傲得不肯道歉。

  我当时内心戏十足地想着,假装不经意地帮他去收拾,不经意地说声抱歉。

  可我永远都是那么懦弱。


  有一次写作业的时候,一只极小极小的蚂蚁趴到了手边。

  然后把手挪了挪,惊叹:   

  啊,小蚂蚁!

  一旁的我妹笑道:   姐你好童真,要说小~蚂蚁~

  我振振有词地辩驳:   它确实很小啊。这个小是形容词,起到了强调的作用~

  后来又有一天午休,竹早看到一只蚂蚁爬上桌面,也不禁轻喊了一声:

  小蚂蚁~

  于是我一脸鄙夷地瞟了他一眼:

  竹早你好幼稚。


  与竹早的同桌生涯并没有维持多久。竹早嚷嚷着就要换同桌了。

  也对,像我这么个同桌,该是他初中生涯里最不堪的经历了吧。

  只是,看着他欢天喜地地搬走,莫名有点失落。


  大概在四五月份的时候,竹早加我为好友。

  那段时间与他空间互动极其频繁。看着亲密度榜单是居高不下的他的名字,决定适时做点什么了。

  和竹经常从空间到私聊。我是个笨拙的人,多少次话题从我之后便终止了——

  于是,我暗暗下定决心,要装高冷。少发言,少搭讪,少尬聊。

  以后再有话题,才不会犯花痴了,不经过大脑就直接脱口而出。

  我告诉自己,矜持。高冷。

  聊了一会儿,就要适可而止。

  于是我渐渐又退出了QQ。

  再后来初二分班。我再也没和他有过交集了。


  后来知道竹早早就有了心仪的女生,和另一个好友T联系也极为频繁——

  在我只顾着互怼时,T与竹早早已彻夜长谈,互换自拍。

  果然,笨拙的我还是不适合人际交往啊。



  一如去年元旦,愚钝的手机还是没有自动群发祝福的功能。

  不同去年闲着无聊,一个个手发祝福,今年宁愿当做没看见。

  竹早也群发来祝福。很简单:元旦快乐。

  我说:恩。

  最后一个元旦了啊。

  竹早发过来一个问号。我没有回他。


  很多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不只是竹早。

  不只是道歉。

  很多想和你说的话,

  却总是羞于启齿,不知道从何说起。

  有没有想到一个人?

  有没有这样的勇气,去和那个人说?

  为什么不适合呢?


【时间:12.31——2.31】

【步骤】

  1.在列表中,找到那个人。

  2.想一个恰当的开口吧!借个机会,或者直接戳戳他,直到他回应。

  3.有什么话,就都说完吧。平心静气地,说出那些藏在心里很久的话。比如感谢,愧疚,怀念,喜欢……

  4.在〔薄荷绿〕圈子发布一篇新的主题,分享这次交流,再简短地讲讲你们的故事吧。

(莫名想起去年看的屋顶告白大会。好啦,新的一年,有什么话,就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吖!)

【感激】

  樨君会给每个参与的饺子寄明信片或信,小礼物。不嫌弃的话可以根据你们的故事来个小涂鸦什么的……

  

本文于 2019-02-06 12:08 由主题作者夏樨君最新编辑

42条评论

夏樨君
  • 关注
    39
  • 粉丝
    61
  • 主题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