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书院
圈子首页 主题

记昨日书

发布于 2019-01-29 17:29
  • 246
  • 4
  • 7

风铃是沐子选的,青蓝色,很容易使人联想到旧时独驻一心的写作者,静坐窗前,心律平和,取出一二书笺,落笔“敬启”,耳畔铃声琐碎,笔墨便如潮涌现。

然后我说:“我该庆幸。”

且听梦里流光斩影,而再去铭记,已了无踪影。我该庆幸,正是因自己或许郁结心腹,但若是这耳畔毫无半番提醒,手中持笔,便真的无能重塑那灵光一现的故事。那些记忆里的故事有很多,可本心告诉我,那总会过于单调。毕竟虽说这其中有遗憾、有固执、有伤悲、有启示,却是遗憾美在执固、伤悲透射启迪。我自以为真相如此。我不敢像《局外人》中那般彻底迁就世界,那太冷漠,可若是非要强迫自己在乎一切,又担心陷得太深,以至于瓦解本质。

这些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很久以前内心深处的挣扎与叩问。朱天心描述说:“要相信那些仍未找到真相的人,”——这也是偶然间在《萌芽》上翻到的。对于现在的自己可以当做慰勉。随后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想法由单调至单调,听见风铃响起,便又取出几张新的信纸打算为沐子写信。实际上一周前为了感谢她的风铃早以勉励为旨写过一封了,但就如我先前说的:其余故事单调至极,因此没有无病呻吟的必要。

写尽落款,我第一时间赶往邮局,寄信时才知道自己同样收到一份信,是沐子的回信。我兑现了当时见面的承诺,将信纸折作条形,挂在风铃下。然后继续下一次起笔,无意抬眸,眼前就可以浮现出那两行话:

你且听这荒唐 春秋走来一步步,
  你且迷这风浪 永远二十赶朝暮。

就如她所隐喻的那般:我要活得轻浮,凭一点洗尘,叙下满心风骨。

可从前便是那般:虚度无限好景,错付尽心情事,几番思量,独椅夜阑,写下所欲所感,才甘心一生无悔。

“听着,即使瓦解也还能重构的。”

见信、如唔。

本文于 2019-01-30 10:42 由主题作者烟雨墨怜最新编辑

7条评论

烟雨墨怜
  • 关注
    15
  • 粉丝
    43
  • 主题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