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文学
圈子首页 主题

【小说】碎华

发布于 2019-05-18 21:44
  • 196
  • 6
  • 7

[一]

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很浓,很浓很浓地刺激她的鼻子。

外面又在淅淅沥沥下着雨,雨水积在地面上一下一下漾出了波纹。

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她动着自己空余没有被打着点滴的手,手指合拢握起放在旁边的遥控器,百无聊赖地换台,中央卫视上还在一板一眼地播放着新闻,中央女主播的声音很清晰很好听,但是落在无心的听者耳中倒也没有那么美妙。

继续换台。

换到了熟悉的少儿频道,开始播放熊出没,光着头拎着电锯在林里穿梭的光头强倒映在她毫无波动的冷漠眼眸中,颇为清晰。

“天天这么不叫人省心的,又打架?又打架?啊?”门被推开后进来的女人披着满身湿气,手里拎着零食袋,显然是专程赶过来的。

女人指着她的额头恨铁不成钢地骂着,后者也只是恍若未闻地窸窸窣窣地翻着零食袋,没有翻到自己喜欢的薯片可乐这才抬起眼眸看向女人。

被她这一双眼睛这么一看,女人又气得直翻白眼,从里边拿出一袋葡萄干吐司一边拆开一边嘴里气道:“少用这种眼神看我,你现在不能吃那些垃圾零食你知道吗?住院这段时间给我好好住院,啊?”

她张嘴咬住女人递过来的吐司,鼓着腮帮子咀嚼着,偏偏不说话。

“听到了没有?”女人看她这漫不经心的样子又是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你是我女儿我早就把你扔了不管了。明明小学还挺听话的,怎么现在越来越会闹腾了啊?”

“没听到。”她咽下嘴里的吐司,不咸不淡地扔了一句,躺回床上,眼睛看了看窗户,说,“把我窗户关了。”

“你!”女人被她这一句噎得说不出话来,去砰地一声将窗户关上,恨恨地扔了一句,“你想要怎么着我也管不了你了,你好自为之。”说完后她就大踏步离开了,关上门后门外又隐隐约约传来她和医生对话的声音:“医生,我女儿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还要几个月?可是她一个月后就期末考了,这可咋办……”

“那就麻烦医生你了……”

她手肘子撑着自己的身体,从病床上坐起来,黑色的眼睛冷漠地看着床头的零食袋,袋子上的超市的红色的标签显眼的刺目。

她眼中那几分不应该出现的成熟的神情放在一个花季女孩身上似乎毫不相称,但是偏生就是这样矛盾地存在她的身上。

“……嗤。”

半晌后,病房内响起一声轻微的冷笑。

电视上的光头强已经被熊大熊二捉弄了一回,正和上司打电话一下又一下地可怜兮兮地道歉。

[二]

那天她回到家的时候,家里的气氛安静的诡异,曾经暗流涌动的偌大的房子内突然安静下来,安静地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她想起自己在书店里看到的那本青春言情小说里女主角的父母离婚,他们离婚的时候,女主角回到家也正好是这样一副安静得诡异的情景。

沉默地换上了拖鞋踩着大理石铺成的楼梯逐级而上,她在三楼楼梯的拐角处看到了一部屏幕破碎的手机,黑色的屏幕支离破碎,只有黄色的手机壳在明晃晃地告诉她手机曾经的主人是谁。

她抬起头,目光正好遥遥对向那间父母曾经住过的卧室,卧室里的床铺还是明艳的大红色,上面绣着鸳鸯。

不用说些什么,也不需要来自法院的一张薄纸来证明,也不需要父母中的一方亲口告诉她,她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

她沉默地站在那里站了很久,一直被朋友称赞喜爱的漂亮的黑色的眼睛中只剩下了那一部支离破碎的手机,破碎的屏幕深深地刺进她的眼睛,她的心里。

“为什么?”她问父亲。

父亲说:“你问你妈去。”

父亲脸上的暴躁的神色让她很恐惧,父亲曾经一连三年出差外地,幼时鲜少的对于父亲的记忆已经很模糊,现在还依稀记住的只剩下对于父威的恐惧。

父母的离婚间接导致了一个女生的破碎。

后来父亲又出差了,她在家里找到了离婚证明书,法院的红色印泥落在最末,鲜红得刺目。

她一直不是很喜欢红色,即使从小到大一直被教导着红领巾红军,但是她依旧对红色抱有抗拒的心理——这几日来看到的红色,让她对红色又多了几分难看的印象。

这就是红色啊,什么都是红色的。

太讽刺了吧。她这样对自己说。

她去上英语兴趣班时安静地坐在角落里望着眼前摊放着的英语教辅书,耳边却兀然传进兴趣班老师的对话:“话说xxx已经很久没来上课了吧。”

“听说她现在都开始学社会上的小太妹了,开始化妆打扮逃学了……哎,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这样了呢。”

老师说的那个女孩她记得很清楚,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生,笑得很爽朗,和男生能打成一片。

原来可以这样吗?

她想。

[三]

她人生中第一次打架,是在进了初中之后。

一直以来都沉默寡言的女孩终于在一次无意的玩笑中爆发了,她扬起手,狠狠地落下了一个巴掌,落在那个给她取绰号的女生的脸上。

“你凭什么给我取绰号?”她质问道,“很难听而且很侮辱人格你知道吗?”

那个女生捂着脸哭了。

“真是的,你连个玩笑都开不起吗?”

“怎么这么不经得起别人开玩笑啊?太恶心了吧?”

“傻/逼吧你?别人跟你闹着玩的你还打人?”

其他的女生纷纷涌过来安慰那个女生,同时尖锐的指责声也如同刀子一样一刀一刀狠狠压刻在她的心里,她沉默地站在原地,看着她们对她指责着,同时喊来了老师。

老师在办公室里苦口婆心地教育她,她看得到老师眼睛里深深的失望和震惊,她有点想笑,因为她想起了小学的时候,她的做老师的姑姑也是在她忘记带作业的时候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责骂着她。

她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老师。

老师给父亲打了电话,父亲赶到学校里,把她带回家,又骂了她一顿,狠狠地骂,骂完了又开始坐下来对她劝导,说她是家里读书的希望云云,总之父母离婚这几年来,这些同样的话她听了千遍万遍。

父亲也是用那种惊讶的,失望的,震惊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陌生的人,而不是他的女儿。

她突然很想笑,真的很想笑。

我凭什么一直都做乖孩子啊?我凭什么小学六年都沉默着过来啊?我凭什么在别人骂我笑我的时候选择沉默不反击啊?我凭什么一定要好好学习啊?

就这样她笑着,用那双支离破碎的眼睛看向了深渊,向浓黑无止境的深渊发出了一个个尖锐的问题,深渊没有给予她回答,却向她伸出了手。

黑色的手,牵住了花季少女纤弱苍白的手,牵住了她冰凉的破碎的灵魂,向深渊开始磕磕绊绊地前行。

[四]

住院的时候很无聊,手机也不让玩,她已经要闲到发霉了。

外面还在淅淅沥沥下着雨,最近似乎正逢雨季,黄梅时节的雨在江浙一带显得非常常见,但是无端给人添几分烦躁。

她再次打开电视,电视上的中央卫视依旧在播放着一带一路建交,对时事百无兴趣的她很快换了频道,换到了少儿频道,不再是熊大熊二,而是开始转而播放什么汪汪队立大功。

看到这些幼稚到发指的剧情她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切换到法治频道,然后懒洋洋地倚在病床上看着天网开始播放不知道哪一年的案例。

门推开了,在她以为是女人又过来的时候,进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与她同样年纪的少女一双黑色的眼眸隐藏在厚厚的镜片后面,手里抱着一本书有些局促地站在门口,和她看过来的目光正好对上。

她几秒种后才笑了一声,说:“你来嘲笑我?”

“不,不。”少女有些惊慌地摆了摆手,这才迈开步子走到她病床边上,习惯性的伸出手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有些不知所措地垂了垂眼,道,“你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她笑了一声,“你手里的什么?”

她说话的时候目光看向少女手里的书,那是一本厚厚的书,看着有点眼熟。

“这……”少女垂下眼看了一下怀里的书,抿了抿唇,分外郑重地将怀里的书递了出去,低下眼道,“小学的时候我借给你看过的,《花季·雨季》。”

她望着这熟悉的书封,怔了半晌。

“你这两年变得很奇怪。”少女低声说,“我一直都没法和你好好说说话,所以,所以今天就来和你说几句。”

“说什么?”她又冷笑了一声,但是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已经慢慢褪去了最初的锐气和尖刺,“炫耀一下自己进了重点班?然后来看看我现在怎么堕落的?”

“不是的。”少女慌忙摆了摆手,说,“我们以前不是说好了吗?一起进重点班,但是你没有进去,所以我想着也许下次分班我们还能在一个班,而且我们还会是朋友,所以……可是你一直都没有给我机会和你说说话。”

她沉默下来,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少女。

眼前这个人很熟悉很熟悉,从小到大,小学到现在,这个人一直都没有变,还是很内向,很安静,和她从前一样。

“我们以前不是还说了吗?你以后要做一名作家。”少女说,“你喜欢《花季·雨季》,因为里面的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因为这是一部经典。你说你以后要写一本和《花季·雨季》一样的书。”

“小时候的幼稚而已……”她低声说,眼睛里不知什么时候有点模糊。

“什么幼稚?我都没有放弃你凭什么放弃啊?”少女有些急了,“不就是爸妈离婚吗?现在谁没有经历过离婚?而且爸妈离婚了又怎么了?你还有你的梦想啊!你写小说写的特别好,你别放弃啊!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就像以前说的那样。”

她垂下眼,不说话。

“求求你了,好不好……”少女的声音也有些弱下来,“我真的不想……看到你这么下去了……其实你一直都和以前一样的对不对?我知道的,你一直都没有变,只要你想,你还是可以好好学习,然后实现你的梦想的……”

“……”

病房里很安静,只剩下电视上的声音还很清晰。

“好。”

这一个字打破了寂静,也终于打破了她花了四年的时间筑起来的碉堡。

眼前这个少女,这个和从前一样丝毫未变的友人在她已经告诉自己我要堕落的时候告诉她,其实你还没有变。

其实你还想要实现你的梦想。

外面还在下雨,电视还在响着。

[五]

出院的时候,已经是暑假了。

她站在医院门口,父亲开着车来接她。

她怀里抱着朋友送给她的《花季·雨季》,黑色的眼睛里少了几分故意伪装的冷漠。

自己能知道自己变了就好。

她告诉自己,父亲喊她过去。

“初三的时候好好努力啊。”父亲斜睨了一眼她,一边开车一边说。

她目光看着窗外,说:“知道了。”

父亲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开向了家里。

窗外艳阳正盛,蝉鸣知了知了地冗长。

她硬生生地停在了悬崖边,垂下眼睛深深地凝望了一眼深渊,然后另一只名叫梦想的手把她牵回了光明。

 

FIN


7条评论

浮华有夜
  • 关注
    0
  • 粉丝
    2
  • 主题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