鲶鱼没有鱼肚白
圈子首页 主题

夏樨君写给妈妈的的信

发布于 2019-12-21 21:40
  • 380
  • 13
  • 5

【市中心有条大街,已经很久很久了。

  上中学时,只要有机会,妈妈就会到这里。老照片里,少女时的她梳着两个长长的马尾辫,对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感到新奇又欢喜。

  之前因为配眼镜,我们又去了一次。这次,曾经路边郁郁葱葱的苍翠树木,变得枝繁叶茂,遮天蔽日;曾经繁华林立的店铺,拆拆改改,如今三三两两也如迈入中年,在树荫的遮掩下更觉得毫无生气。

  而过往的少女如今亦已年过四十。她身边不再有叽叽喳喳的女伴,一个人,安安静静地仰望街道上方的树木。】


  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很小时你的形象总是模糊的。唯一印象深刻的便是,一年幼儿园组织了亲子活动,所有的小朋友都有父母陪伴,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儿。闷气地回到家,在看到你的那一刻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你为了在家包饺子,明明答应了我要来,却忘了。

  不知什么时候起,回忆里的你便变得复杂了。在我因为考试成绩而被父亲罚不准吃饭时,是你心平气和地唤我吃饭;但也是你,在我暑假作业完不成的时候,疾言厉色地督促我——我想至少在我彻底结束我的学业之前,看见自己的作业被撕得粉碎而又付之一炬的心理阴影都难以彻底挥去。

  我知道,你也曾经对未来充满理想和憧憬,一如现在的我。然而幼年失怙,少年丧母,生活的波涛汹涌终究打磨去年少的棱角,黯淡了理想的光芒。每一个人,努力地长大,成为大人,有了自己的烦恼。成为父母,于是不得不为生活所牵挂。

  你牵着我的手在城区的街道中走,却迷了路。当时的我以小小的目光打量着周遭偌大的陌生的事物。我莫名感到慌张于害怕,于是一个劲儿嚷嚷着要回家。你一边要按捺住我,你的负面情绪不能像我一样随意地表露;于是你沉默乃至冷漠。

  那天,舅妈说起我小时候最容易生病。我颇有些不可思议——长大后的我不仅健康甚至比一般的同龄人还要顽强,谁知道小时候我居然是那般体弱多病呢!小学作文中最令我觉得肉麻而从来不屑于写的“深夜妈妈送高烧的我去医院”,殊不知却是小时候我的真实写照——或者说,是你的日常。

  很少和其他同学谈论起父母。可如果说有朝一日有机会,我一定会说,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妈妈,就是你。儿时总想着快快长大,好与父母抗衡,脱离他们的束缚,远远地独立。可随着年龄的增长,感受过了人世间许许多多的凡尘冷暖,才发觉最能给予温暖的,仍是从小长大的家。
  高中住宿后,每天大多是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于教室,宿舍和食堂间。那一日放学后,裹着厚厚的围巾,瑟瑟发抖得像只肥硕的企鹅在寒风中走着时,恍惚间回忆起初三的晚自修生活——七点四十分就放学,每次你都是早早地都在校门口等我了。一边走一边告诉我今晚又准备了什么好吃的。冬夜坐在电动车上吹着大冷风,穿梭过繁华的夜市;夏夜就披着雨衣,一路上被溅起的水花弄得湿漉漉的。那些风风雨雨的夜晚,我前方的身影,都是你。

  初中开始,放学后喜欢在教室里逗留。出教学楼时,已是黄昏,学校里几乎没有人了。远远地就看见,你扶着车,一动不动地盯着校门口。我想,你登了多久?以那样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等了多久?那漫长的等待,是煎熬吧?可你为什么,却还是面无半点烦躁之意呢?哪怕责备,也是轻描淡写。

  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我把大把时间都消磨在了对别人的等待。却忘记了,这世界上,自始至终愿意等我的,只有一个人。

  后来,却再也没有机会说“抱歉”了。

  于是如今,在学校每一天日常,都成了“想家,想妈妈。”

  五六岁的时候,因为淘气,将硬币吞进了喉咙。现在想想真是不得了,我的墓志铭上也许就要是“幼而聪慧,哀哉早殇”了;可那时懵懵懂懂,也没什么感觉,可你却比我还要慌张。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学的急救知识,最终帮我把硬币拍了出来。——后来,我看到你的红十字会颁发的证书,我才知道,哪怕我的母亲不会画画不会弹琴,却仍是世界上最无所不能的妈妈。

  你会烧制美味的菜肴,后来还学会了烘焙点心。每学会一道新品,你总会像个孩子似的与我们分享。

  岁月吻过晨光,将余晖流淌成晚霞。时光如水,也将溯流的人塑造成水一般的性格。时间唯一带不走的,是从容。

  今年是和你相识的第十六个年头啦。我不再是那个毛毛躁躁,动不动就发脾气的小孩子,你也不再“蛮不讲理”,时而喜怒无常了。很多时候,我们之间的沉默多于言语。可和你呆在一起的每一刻,都要比过去更加深刻。有时候我们看着彼此陷入沉思,似乎渺远,又似乎很近。

  我想,现在的我,大概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和你说这些。所以,我决定把这些都用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也许有朝一日,我会有机会将这些年想对你的说,一一告诉你。

  来日方长,以后的故事,我们慢慢来。


5条评论

夏樨君
  • 关注
    38
  • 粉丝
    89
  • 主题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