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书院
圈子首页 主题

某页

发布于 2020-01-13 21:57
  • 392
  • 10
  • 2

 大概早已无感。是的,注定无感。三年前的文字放到现在,抛却年少的愤懑和泪,一切都显出了陌生和无力。这陌生不属于我。要过去的记忆涌现,随即泛开的陌生是人对信念的一种忏悔。人始终要以谦卑面对生活。所以即便当我经历了这些那些的苟且,这一切尚能够清晰地呈现在我眼中,甚至越过逐渐病重的时代,捎来彼时的晴朗。
  然而,写作者究竟还是要对自己的文字负责,同时看到更远的过去和未来,叙下更广阔的现实和梦——就像我们一直做的那样。


诗歌内容我做了筛选,以及删减。这些零碎的文字,在我又一度望向他们前,真的形同呻吟而无足轻重。它们毕竟是过去的我。过去的我笔下有我自己,但没有世界;有感觉,但没有体验。那时一切安好,仅凭心中言语,我叙下了这些,不过如今看来,它们大多缥缈得很,有之甚而化为尘埃,弥留在我永恒的十三岁之夏。

还好,我仍在盗版网站上找到了自己的过去,一如于黑市寻到了宝藏。我已知足。翻覆过无数个日夜后,于内心逐渐平静的当下,一切激流都再无碍于生活。偶尔回味曾经所思所感,一切历历在目,万般荣光或低落,都真实得要我沉默——都曾是我:欣然的我、盲目的我、喝彩的我、执着的我。纵使反反复复痛斥着人与人之间淡漠的囚笼,这语言和记忆仍让我停在这里,因着身体深处的心跳,依稀看到此人世间的悲欢。回忆无数次颠覆而无数次泛起,无数次沉下好容我寄生,可我如今回神,已再难遂其愿。







我仅感恩:

展目相望,眼底尽是宝藏。


 

2条评论

烟雨墨怜
  • 关注
    14
  • 粉丝
    80
  • 主题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