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未离
圈子首页 主题

当归「安照`壹」

发布于 2020-03-23 16:33
  • 138
  • 10
  • 15

安照 去时雪满天山路 壹

   「当归也 茱萸熟 地老菊花黄」


〇一


昌怀城的夜里,最热闹的就是觅云街。隐在黑夜里的灯红酒绿将凉如水的夜色都要熏出浅浅的媚香。

“别走呀老爷。”“让小青窈再舞上一曲……”

这之中顶顶热闹的当属醉芙楼,嬉笑怒骂个个糯得要融进风里。安照拉低了鸦青斗篷,抬抬眼睑去瞧几眼酒楼,心不在焉地等着。

微醺的臃肿人影从门口一步一晃地移出。安照眯起眼辨认了一下对方的眉目,想必是玉鏐司司长杜荣。来醉芙楼这种地方自是不敢带上家丁,醉成这副模样都不忘绕小路偷偷摸回家里。她轻哂一声。寒离的情报向来不会错。

来时已经算好了步数。杜荣方拐进暗巷,安照便悄然欺身而上,一手勒腰,一手利落安静地上了记手刀。杜荣没反应过来就悄没声地晕了过去。然而她没料到杜荣如此肥硕,臂上的重量突如其来,她稳了稳才勉强没带着人摔下去。随后鸦袖一抖,皓腕轻翻,银色腕甲中一线尾端镶着铜鳞的银丝猛然抖出,顺着手腕的娴熟动作缠紧对方的脖子迅速一抽。细线倏尔绷紧,杜荣半醉的身体一僵,彻底死绝了。

这地方一时半会没人发现的了,寒离也马上会来善后。更何况,杜荣妻子的家室可要显赫得多,也势必要面子得多。死于风月场所勾栏之地,和寻凶比起来,瞒压事实遮掩家丑却反倒是重中之重。

杜荣的死和他本身一样,都不重要。

安照轻松地掸一掸灰,转身要离开。

那是她头一次碰见他。也是她头一次看见纯粹到让人屏息的眸子。就那么一双,比记忆里属于另一个人的天真还少几分怯弱的杂质。若人偏生不巧地撞进去,何时何地都显得失礼。

是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少年模样,一身素淡的荼白衣裳。极浓重的黑发黑瞳,极苍白的肤色,一身都是极为纯粹的颜色,连单薄的唇色也是正红,乍看之下轮廓清秀倒像个姑娘人家。但真正让安照失神的是那双过分纯粹的黑眸中流露出的情绪,七分好奇掺三分自以为是的了然和同情,令人略有些不快。

安照本可施展轻功一走了之,反正斗篷遮了她几乎全部的面孔。哪怕心狠手辣些直接杀人灭口,也有寒离会默不作声地打理好一切。

可她没有。

她甚至松懈了左手。原本扣在指间一触即发的星月镖滑回了掌心。安照掖掖斗篷,一丝防范都不加,步履轻盈地朝巷口走去,几乎称得上是坦荡。擦肩的那刻她瞥见暗淡的灯光擦亮了少年的眉目,出乎意料不是第一印象的阴柔,反而干净挺拔,虽不相当丰神俊朗,倒也是剑眉星目,上扬的左眉梢上一颗浅浅的痣。

只是他居然——在笑?笑得迂回低缓悠然自在。

她稳一稳心神,收回目光继续走。忽然身后有声音传来,很有几分少年意气:“为情还是为义?”

声线清朗,让人无端想起一斟清明前的茶。安照险些又要笑出来,又走了几步才扬声道:“为钱。”

两个字若银制暗器被轻巧地掷下,脆生生地响。

为情还是为义?怎么还会有如此天真的人。掩身进门时安照还在想,真真是好笑,好笑到她的唇角不可控制地上翘。凭什么,凭什么他可以一厢情愿地认定江湖恩怨离不了爱恨情仇、家国大义?可她呢,她杀人才没有那么多虚情假意的借口,不过为了一口饭,不过因为贫穷。

仅此而已。再简单不过。

本是习惯了的,却被那个短短的问句惹出汹涌的卑微感。

寒离不在,留了饭给她,想是出门接新的事务去了。安照悄悄偷了床底的那坛劣酒出来,心想咂一口,就一口。寒离若在,是绝不会让她碰酒的。喝酒伤胃,他说,伤胃亦伤心。

安照不信他。她认得字,寒离随身的几本破书上分明讲酒是解忧消愁的,又怎会伤心。

于是她常背着他偷酒喝。以往不过用箸头蘸一点抿一抿,没觉出什么滋味。但今天不,她要用酒驱散在那个少年面前滋生的茫然、悲哀甚至是嫉妒。非酒不可。

劣酒到底有劣酒的好处,虽不醇厚,回味亦不悠长,但够辛辣够刺激,滚进口腔喉咙带起一连串无法抑制的火烧,每一处都像是炸药轰然炸响,烫出密集而欲罢不能的痛感。这种刺激果真能让人忘记现实与现实中的不甘。

可它太短暂了。来得快,消失更快。

安照只能再喝、再喝,反复地获取这一丁点刺激。她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坐到古琴旁边,轻轻抚着他们拥有的最值钱的东西。她早已忘记只尝一口的誓言,意识彻底涣散前只觉得刺激发酵成麻痹倒是更为持久一些。安照的手渐渐松了,半空的酒坛落向地面,一滴酒飞溅到古琴的弦上。

铮铮的哑响。


本来想发长佩的然而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冻我的文,好气啊/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jpg

第一次尝试古风,开始打算写个两三千结果越写越嗨,世界观都被架构得越来越大……对于这种文体毫无经验跪求评论,请多多指教

不喜勿喷/默默捂住自己脸



本文于 2020-03-23 16:34 由主题作者charon最新编辑

15条评论

charon
  • 关注
    8
  • 粉丝
    21
  • 主题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