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文学
圈子首页 主题

安妮不会做梦

发布于 2020-10-01 23:14
  • 108
  • 3
  • 3

    安妮依旧清楚地记得那天的经历。

    早上醒来时,还依稀记得昨天晚上做了什么梦,但是一瞬间就全都忘了,只记得一首诗,但不记得内容是什么了。

    脸上似乎还流着温热的液体,用手一抹,暖乎乎的,但安妮不知道那液体是什么,最好不要是血。而且,安妮也看不见手上的液体到底是什么。

    C.S.E.

    安妮的眼睛看不到东西,这一点她自己也知道。邵公爵问过她,如果有了视力,第一个想看一看的东西是什么呢?

    安妮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也许对于她来说,这些都是无所谓的。这个世界已经充满了声音,洋溢着芬芳,还能用手指细细地抚摸,轻轻地触碰,这样就已经很不错了,足够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许视力对于安妮来说是一种累赘。

    空气澡。

    安妮最喜欢的东西是橘子和太阳。太阳大大的、暖暖的,就像邵公爵每天晚上给予安妮的那个东西一样。这两样东西似乎是在同一时期出现的。

    至于橘子,是很好吃的东西,也有香味,安妮很喜欢。

    最大公约数。

    安妮突然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

 

    空气,满世界都是空气。风从窗外刮进来,从黑暗的森林里刮过来,穿过厚重的石头窗,刮到城堡里,撩动了站在窗边的皇帝那一头金黄的秀发。皇帝只是看着床外,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就像是望着蛋糕橱窗出神的孩子。

    皇帝理了理自己的长袍,走下台阶。安妮被高高吊起,吊在城堡一楼会客厅的天花板上。吊着安妮的,是王子的小肠,上面血迹斑斑,但似乎不是刚扯出来的新鲜肠子,散发出混杂着呕吐物和排泄物的臭味,肠子表面的绒毛也似乎在不停地蠕动着。

    在会客厅中央的一张巨大的血红色地毯上,早已被开膛破肚,掏空内脏的王子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躺着,腹部像是从没有过血肉一般空空荡荡,脸上骑上了一只色彩斑斓的毒蜘蛛,张开着血盆大口,啃食着王子的眼珠,嚓嚓嚓……王子的侧脸也爆裂开来,绿色的液体洒了一地,鲜血的颜色似乎与地毯融为了一体,难以分辨;整个会客厅充斥着让人恶心的气味……

    

    仰望星空的孩子见到了流星雨,兴奋地叫了起来。他爬上最高的山岗,但是天边只划过了四颗流星。

    孩子转过头来问身后月亮:为什么只有四颗呀?

    月亮笑着,没有回答孩子。它一只眼睛盯着孩子看,另一只眼睛眺望着远方万家灯火一片车如流水马如龙的不夜大城市。

    孩子生气地撅了一下嘴,朝山下跑去。他跑着,跑着,还是跑不到月亮一只眼睛能看到的城市。

    接着孩子穿过了一片森林,遇见了一只松鼠,一个机器人,一位知识渊博的老教授,还有一位穿着深蓝色军服的中将。

    孩子又抬头看了看天,机器人就展开自己宽大的机械翅膀,飞上了天空,很快就看不到了。

    夕阳西下。


    安妮唱着歌,一蹦一跳地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她抬头望着天空,原本散发着温暖光芒的太阳,突然变得暗淡了下来,红光的温度太低,导致全世界瞬间变成了冰天雪地。

    安妮的头顶铺满了白雪,在头顶的雪地上,一幢幢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这便是曼哈顿。

    安妮伸出左手,左手的每一根指尖上,都长出了一株带有淡淡清香的铃兰花。一群蜜蜂相互追逐打闹着飞过来,有的落在手指上,有的停在了铃兰花上,还有一只发出了直升机的轰鸣声,钻进了安妮的鼻孔里。

    没有人知道这只蜜蜂干了什么,所以我们叫他不知道先生。不知道先生最后是从安妮的肛门里钻出来的。接着蜜蜂贴着她的背一路向上,从她的衣领间飞出来,并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安妮突然从梦中惊醒,一股寒意从脑后袭来,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她打开房门,房间中央放置着一台盖着墨绿色棉布的饮水机。房间的地板铺着看上去油光发亮的实木;除了房间中央的饮水机之外,就没有其他家具了。

    没有人知道安妮在哪里,就算是安妮自己也不知道。如果亚神还在的话,那么安妮现在所经历的,会被亚神称之为“实验”。例如,安妮现在可能是在3924年的比邻星中心,但是这没有什么意义。所以不需要在意安妮现在的处境,也没有人会在意。

    安妮深邃而碧蓝的眼眸目不转睛地盯着饮水机,眼神就像思春的少女在望着心仪的情郎。

    一个人的心理素质是可以锻炼出来的,但是人跟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

    安妮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可以打开世界上所有的门。


本文于 2020-10-02 00:07 由主题作者邵博文最新编辑

3条评论

邵博文
  • 关注
    17
  • 粉丝
    5
  • 主题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