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书院
圈子首页 主题

十月 撞进白昼

发布于 2020-10-08 00:13
  • 286
  • 6
  • 6

被辅导员要求写的 又红又专的 一篇文章 当时说公众号急着要用 等我写完上交 夸了我一顿就木后续了

默默望天

大概是不够红不够专叭bhys

(太久没拿笔感觉自己都要不会写东西了)



序言  月更深处

十月在今年同时以阖家团圆和举国欢庆开端。对于新生而言,初入大学度过的第一个节日,久别重逢或是独处异乡都是很值得被纪念的。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凝视同一个月亮不同的面,当我们看到月更深处时,我们会看见同样明亮且鲜红的白昼。

熠熠闪光。

51df10c35bfffa9c9ad127c62ddeff1.jpg

(拿以前的图充数啊嘞)


异乡他者的月亮

九月的最后一天,校园已空落下来。

难得中秋国庆撞在一起,7+3=8的双节。陆陆续续有人回家,克制不住的舒松喜悦流露出来,毕竟家总是一个听起来就能令人安心的字眼。

我属于 “留守”一派。中秋前日便有同学去楼下赏月,杭州的月亮皎皎,悬在墨色夜里像一张底片,世界被冲刷曝光得干净。但是翻着手机里朋友发来的S城里或明或暗的照片,到底又觉着外边的月亮终究是没有“故乡明”的,照片拍得再怎样单薄或模糊,被故土牵起的情怀自是一轮明月,晃晃地照进心间来,比天边亮。

夜深下去。有人依然看着月亮,有人披月在异乡过生日,有人唱起国歌。站在窗台边看出去,树影和月渐渐不明晰起来,在人声与夜的掩护下被抹上过去的面具。又或者不是面具,我想起桑坤说的在现代风险之下,他者不复存在,人类已然是一个整体。何尝只是风险中呢,在家与国的共情之中,异乡他者亦被复刻入故乡留在我们心间的明月之中。

国源千万家,此月即吾乡。

7cbc80460025296b836d9944a8caa32.jpg


废墟上的万花筒

中秋。

回家的朋友有感慨才离开几日便觉陌生,也有欣喜于未变的亲情友谊。那些变与未变在旧日的废墟上累积起新的记忆之墟。我想起勒阿佛尔、杭州城中村,想起自我介绍时那些城市,它们都搭建在废墟之上,底下衬着过去的厚度,寸寸积蓄,无论这过去痛苦、荣耀或是平淡,都是这座城市乃至这个国家的记忆,而家国也因此愈加丰盈坚实。

在国庆这样的日子中想起这些值得被铭记的厚度尤为心潮澎湃。我若是一座城,那些搭建我的尘土和过去,是怎样一个时代?是亚洲铜?是土地与草籽?是红色的白昼么?一寸寸累积起来的废墟之上每一次都是崭新又骄傲的万花筒。

而我也不再仅仅是我。千千万万的国人的碎片拼凑成你我,千千万万的你我继而生长成家国。

8a0c4b52504751ca1de23fd747cfe2f.jpg



我不要别的历史

国旗队仪式、做月饼、看展、回家……每个同学在国庆都有不同的活动,这些活动都仿若是浅黄肌理上的云纹、篆印、现代的线条。一笔一划都是认真的、赤诚鲜明的,这份情感使那些不同的快乐不同的认知有了联系、变得共通。

我确信这种联系和情感足够饱满,可以年复一年演绎、代复一代传承,在每一次变更之中将底色重新上漆、愈发完整。

在夏天结束时海朋森曾歌唱:火会燃/气息将重合/虚空不会虚空/雷电劈中雷电/这气息不会再变。十月应当是预言的开始兑现。无论前路是怎样的倾盆大雨,无论那避雨的华丽屋檐是否属于我们,我确信我们会高举艺术的火把去撞进未来的每一个白昼。

“层层叠叠的路径楼房,看上去正像河与山一样。”

十月。

草籽反季生长,火把撞进白昼。

23e2809e6807b321c23db068c0c44b5.jpg



6条评论

charon
  • 关注
    11
  • 粉丝
    34
  • 主题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