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中的逸闻轶事
圈子首页 主题

哑舍▪青玉案▪中(一)

发布于 2020-10-11 10:43
  • 467
  • 3
  • 2

        “辛侯新官上任,行路劳顿,百姓前来慰劳。”   

        “自此,幼安便是百姓的官,幼安谨记各位父老的教导。”他忙迎出门,在府前恭敬地躬身。

       “君者,舟也,民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几缕青烟绕上案边的兵符,隐隐化出绝美的人形,似乎经年漂沦也未能磨损这青玉一丝一毫,只是那宦海沉浮起落的数十年,那个锋芒毕露的少年将军消失了,但那些凌云壮志从未远去,而是深深潜伏在鞘中待发的利剑中。

        “珏儿,祖父期待的那天一定会来到的对吗?”府上小厮常见辛侯对案上宝剑自语,而未见案头一角青烟适时遮掩其行踪。

    

        仍是那场风雷。

         眼中模糊的人影仍是机械地在高台上舞蹈,烧焦,然后如同那些破碎的记忆般化作烟尘。

        恍若隔世。

         彩衣翻飞,飘零,成尘。一切一切虚幻的记忆牵扯着神经,如影随形。

        自己是想扑上去拥抱他的对吗?多年以来纠缠不清的梦境中,自己青色的裙裾明明也已经点燃了火焰不是吗?可为什么,为什么记忆中的自己只是呆滞地站在一旁,只是装作漫不经心地闭眼,任暴怒的火染红整片阴霾的天空。

        为什么明明都已经在按计划行走,可还是忍不住失魂落魄。

        那些泪水还是顽强地滞留着不愿落下。

    

         曾一次次追问他的初心,他总说要造出更好的器械,将机关术发扬光大。

       他如愿以偿地成为大汉最负盛名的工匠,而她也由此饱腹,互利而已,又有何可惜。

        可他的魂魄飘散,究竟又换得了什么?

       她一直恨自己没有勇气和他一起葬在那场大火中。

       真是讽刺啊,直到现在她仍记得,自己是青玉的灵魂啊,怎么可能被火烧死。

   

       

  [湖南大员辛幼安,带兵有方,调任福建,麾下飞虎军骁勇善战,编入御林军听差。即刻出发。]

        代传圣旨的公公接过兵符,留下伏地接旨的辛侯,返回京师复命。帐外飞虎军列队等待辛侯的命令,为首的几个将领心有不甘。

      辛侯起身,环视诸将, “辛幼安生于宋,荫于宋,祖父有训曰'纾君父不共戴天之仇'自该魂归于宋。吾知诸君有上阵杀敌之心,可皇城巍峨之下,亦是暗流涌动。诸将护圣上安定,便是护大宋安定。出发!”

        部队缓缓开拔,将士们齐齐回头,昔日主帅已回帐中。驻守皇城相当安逸,既无征战之苦,也无性命之虞,可飞虎军上下皆在建功之年,又调离了他们所信任的主帅,其中的意味,自然是尽人皆知了。

        “我辛某兢兢业业,力主北伐,可何曾想要割据一方,妄自称王?”辛侯狠狠摔下酒杯,飞虎军将士已远去,他这才流露出自己愤恨的一面。“圣上,糊涂啊……”

       “不过是怕吾功高盖主罢了,”良久,辛侯牵动嘴角笑笑,“大宋未失北伐之力,已失北伐之心。”

         校场大账外阴云密布,山雨欲来风满楼。


      

       “大人……还是让我一力承担吧……毕竟这只是珏儿一生的命数,和大人无关。”

        “可遇见了你,不也是我一生的命数吗?”盛妆的男子回视案上,眼角倾染笑意。“休再提这话了,快看我这妆容如何?既是见神仙,便如同见岳父母,礼数自是怠慢不得。”她只默然点头,思绪飘散。

        她承认自己有私心。

       下一道劫数是在三千年后,这段时间足矣令她修炼出肉身,永远逃离这青玉的诅咒,可若是渡劫失败,便是功亏一篑。

       她还想若将此事告知张衡,便是对其誓言的极力讽刺。所谓护她一世,在珏的眼中也不过是世人真情的把戏。

        可她失败了,当她支支吾吾背出《窥天录》中化劫的禁术,张衡竟真露出孩童般欣喜的笑颜。他此刻霓衣盛妆赛过世间一切妖娆的艳鬼,所到之处兵荒马乱。

        “我既许下诺言,自然不会反悔。”

        和从前的他一般倔强。

       “喔……不过这魂魄要是碎了再补起来恐怕有些麻烦。喂,邪玉,再有来世,就换我来寻你。”

        

        所以……真的是他吗?


——————————————————————————

这只是我的先头部队,用于证明我还活着

        





2条评论

alsn爅
  • 关注
    27
  • 粉丝
    31
  • 主题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