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圈子
圈子首页 主题

【日记】破碎

发布于 2021-03-31 10:16
  • 259
  • 9
  • 5

01

ae159313b07eca809ece5df8912397dda04483ee.jpg


     3月一直处在焦虑毕业设计之中。早上迷迷糊糊醒来看见很熟悉的ID青春琉璃年华艾特了我,非常容易情绪化

的我眼眶都湿了。以前的老饺子我联系的就只有微风还有小时(小时是我初中同学)前几天还很别扭地和奈奈聊了几句还有几个编辑吧,还有一些加着好多年都没有说过话的饺子,我的qq因为没有打备注的习惯也莫名其妙清理了好些人。

     看到很多老饺子们都见过面了,我一个也没有,我现在想想居然有些遗憾。大一的时候蚊子说要来和我面基,我其实也挺想见他,但是我又是个很害怕见异性的人,而且我有些恐惧面基(OS:就是个很胆小又容易多虑的人)。大三的时候小时和奈奈去看话剧,奈奈说想和我说几句话,小时给我打了视频电话,我因为没有化妆还扭扭捏捏地戴上了口罩,奈奈兄弟可能到现在也只见过我的“照骗”吧。


02

822b070828381f304741e9b6a9014c086e06f05d.jpg

     我最近和我的好姐妹在聊我为什么和男孩子相处起来就很别扭还有老爱不化妆就戴口罩。

     其实吧我见男生我就特别紧张一说话就特别拘谨,大学四年经常被问的就是你为什么没有对象,你不应该啊,你看着就是谈过很多对象的人,你看着就不会是找不到对象的人。然而我的所有感情经历都还只停留在暗恋和偶尔的一点点小暧昧阶段,小暧昧还是因为我自己的愚钝把所有泡泡都自己无意中扎掉了。我一直有比较深的心灵创伤,因为从小和爸爸相处得不是很愉快这导致了我和男孩子相处起来很多时候我自己都能感受到那种浓浓的火药味。经常有人说我不是特别温柔,其实我就是不自觉地会给自己带上刺。

     不化妆就戴口罩呢是因为我一直有容貌焦虑,我以前大二天天化妆,经常上课迟到老师对我很无语还说我每天都感觉要去度假一样,现在想想都特别可爱,以至于老师现在见我不化妆不戴口罩可能都有些许惊讶了。我高中的时候也没有很胖的时候,遭受过班上男生很强烈地容貌攻击,当时特别不喜欢上学,也没有敢和别人说,经常就是自己躲起来哭。说实话在那之前我从小到大没有人diss过我的容貌。然后我就一整个高一高二都是处在心理很不健康的状态。这些经历我也是前段时间才敢和我的闺蜜说起(她高中在我隔壁班她就老问我发生了什么我一个字也没说)。

03

src=http-%2F%2F00imgmini_eastday_com%2Fmobile%2F20200208%2F20200208112450_ee1f0310651c36fe23e43a7ddb511ba5_3_jpeg&refer=http-%2F%2F00imgmini_eastday.jpg



     我最近为什么把这些事情逐渐放下了呢,大概就是因为我好朋友的毕业设计做了“容貌焦虑”“女性审美”这两个内容。我挺想感谢我认识的一位女摄影师Miu姐姐。我俩是大三的时候在一个小众街区碰见的,她当时路上拦住了我和我姐妹说要拍照,我很自觉地就推了一把我姐妹上去,结果Miu说要拍我。我特别amazing,我姐妹是超级瘦的而我除了脸符合摄影审美身材真的特别胖。我拍的时候就特别拘谨,平常很会摆动作也不会摆了。拿到照片的时候我就发了个朋友圈,那照片除了调色什么都没修,我就说了胖胖自己的还挺美的。那是我第一次短暂性地悦纳了自己。

   Miu姐姐还告诉我,其实我特别懂穿搭,我的很多穿搭都特别好看。后来Miu姐姐辞职了开了自己的工作室,我就去找她拍了圣诞写真,她让我带一些饰品还有自己的衣服来,当时化妆师给我化妆的时候她和她的助理又在旁边夸我眼光好。那次拍摄还是挺愉快的,还感慨了一下虽然不是海马体风格,但是那就是真实的我自己。

   再后来去年八月Miu姐姐又找到我了,她说她的老师想拍我。她的老师呢是国内第一个办人体艺术展的摄影师,当年还很多大佬都去了影展,百度百科也能查到名字。我的表情真的就像极了“OMG”那句话,但是我没想过我要出名哈哈哈哈哈。我加了摄影师的时候他说他要半个肖像展让我当模特,由于我看了他朋友圈那么多先锋性很强的照片我吓到了。前几天又因为姐妹的毕业设计见了一次Miu姐姐,她说她老师问她这个小妹妹是不是被我那些作品给吓到了,他只是想拍几张我的日常照片当作品展。(OS:我就这么错过了一次成为摄影展模特的机会了,最重要的是和大师合作)

   那天和Miu姐姐聊了很久,我才渐渐想清楚她为什么那么喜欢我,大概就是因为我虽然不是普遍审美上的瘦吧,但是我很有自己的风格,她可能还觉得我自信,其实这都是我保护自己的壳哈哈哈。(OS:我只是大学长胖了四十多斤,我大一刚上学的时候也是很多人夸我清秀可爱美丽的哈哈哈哈)

   说那么多只是想告诉大家对自己的容貌自信一点,越是想太多越不容易接纳自己。我现在就在好好减肥,减掉之前染的乌七八糟的亚逼发色慢慢把头发养长(不是说染发不好实在是染得太多伤了头发就不折腾了)。关于摄影审美,我其实也没有很多发言权,我是一个不太懂专业操作的人,偶尔有几张不错的照片,姐妹发到朋友圈还有比较专业的人以为我是同行,其实我的所有摄影的初衷就是自然抓拍,人像摄影还是别的风景摄影最重要的就是抓住情绪。其实我认识的好多摄影师和我吐槽过修照片修得已经很厌倦了,因为每个顾客的要求都是海马体那种风格,辛辛苦苦修完以后还要自己美图秀秀修一把,大眼睛高鼻梁尖下巴也就算了还要把照片调成高饱和。这种感觉我也很懂所以每次被拉去给妹子拍照我就直接发原图自己修照片吧。(OS:我以前辛辛苦苦给我一个瓜子脸的漂亮姐妹PS修图结果她发到朋友圈里面她变成了锥子脸把我伤心的而且还重新调色硬是把有质感的高清照片修得很糊。)

 04

src=http-%2F%2Fwx1_sinaimg_cn%2Fmw690%2F3f813af7gy1fde9cpkf12j21hc0ss1ky_jpg&refer=http-%2F%2Fwx1_sinaimg.jpg

   最近在做毕业设计,我们是单人单组的纪录片、剧情片或者广播剧。我因为不想回学校就选择了广播剧。(虽然上周还是被导师喊着回了学校)

   我一直想找个地方吐槽我们导师,公众号不敢写,朋友圈不敢说,发现锐角最合适了。

   我和我的姐妹每天到了夜晚的时候都特别崩溃,我呢基本上一个月没有两点前睡着过了,想了一堆关于人生毫无意义的感慨。

   尽管我每天见朋友我都是在和他们表演模仿我导师说话的场景,我看起来很轻松,但是也只能娱乐来安慰自己了。

   我说过一句我觉得很深刻的话,这个毕业设计再折腾下去我就两条路:一是变成一个谐星,二是变成一个疯子。

   我们宿舍当时都在笑我的精辟。其实我每天晚上都能很不自觉地把眼睛长大,整个人特别放空,就常常感觉自己被《着魔》里的阿佳妮附体了自己也神经质了起来。我还和我喜欢的男孩子说我感觉我特别喜欢和疯子做朋友,不疯没意思。

   我为什么头疼毕业设计我很客观地在想。其实我前前后后写了大概有两版剧本,总共加起来两万多字吧。我也知道我的剧本有很多不足,我认同我们导师说我把剧本写得太文学思维了,但是我不认同他一直用一套他自己框架起来的理论来卡我的剧本。我的第一版剧本是类似于《时间旅行者的妻子》那种,也可以说和李焕英差不多(但是我构思前并没看过李焕英只是很巧就想到一块儿去了)。我的一生特别遗憾的事情就是我的好几个亲人去世我都没见上最后一面。我就想写写我和我外公的事情,我想想象他去世前几天的样子,而我又特别喜欢张柏芝《星语心愿》里面的小护士,我就把剧本设定在了女主穿越回到外公去世的前几天。我写了大概一周吧,中间好几次情绪崩溃,我以为我们导师能理解我的想法,结果就几个字把我否了。

 05

d5ee15ce36d3d53958a56bdc3a87e950352ab01d.jpg

   他一直和我说我们得有明确的主题,我创作的时候很喜欢意识流还有心理外化的东西,他说我的东西不感人,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观众能感受到我告诉他的主题。然后我就觉得我们两个创作理念有冲突,我已经因为他的喜好尽量避免去想艺术片和意识流的东西了。我就告诉他我并不认为创作必须要有特别明确的主题,主题先行容易把创作僵化,茅盾的《子夜》就是主题先行的代表,80%的读者读不进去也没办法有所感悟,并且主题先行了容易让创作陷入去套主题的囹圄。我也告诉他我并不认为每一个情节设定必须符合主题,我觉得可以是一步步去推近最终达到主题的升华,情节只要符合行为动机环境动机就可以了。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创作初衷不需要主题,我的意思只需要一个大方向的主题。我反对主题先行也反对导师说的创作者不重要的话也是因为我始终认为读者中心理论以及作者中心理论都有一定的误区,我觉得作者和读者应该是出于对等互动的状态。“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读了很多遍莎翁的《哈姆雷特》我一直都不喜欢哈姆雷特在我的思想体系里我讨厌他的原因就是他的延宕是导致悲剧产生的很大一个原因,我也始终觉得这个戏剧有点刻意为了悲剧而悲剧,我最喜欢的莎翁悲剧是《李尔王》两条线索并行刻画了群像的欲望很真实,最终每个人都失去了很多。因此我觉得好的创作就是应该让观众自己去感受特别去激发自己内心的很多自己未曾发现的想法,如果每个场景每个行为动机都要符合主题,那我们的毕业设计也就只能去凑剧情去套主题那也就毫无意思了。

   我们导师很喜欢现实主义的导演,我也很想告诉他现实主义导演也不是说创作的作品里面没有其他风格的分支,他们好的作品也不是每个场景都是按照主题来套公式的,像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有很深刻的主题吗,没有的但是并不妨碍成为经典。《1942》主题很明显吗,我认为这是一部折射大灾难中人性的电影当然里面也有一点点对性心理的刻画,而主题也是一步步在升华片段式地显现。贾樟柯导演和娄烨导演也合作过艺术片啊。反正我觉得真正的艺术家内心里都是有很多感性因素的,绝对理性的现实主义题材是不存在的。

   我感到特别难过的一点就是我原本稍微有点强烈的创作欲望已经被他打击到开始套公式填剧情了,导师想让我做到绝对化的理性,而观众又是能够相对感性。对不起,这些我真的做不到。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前几天和我说的让我惊讶的话,他说让我多参考别人的作品,要是没有能够借鉴的就自己想破头皮想。其实我并不觉得我重新改的主题还有剧情设定有大毛病,但是他一定要让我三十分钟的广播剧想三个转折点,我反驳他就这三十分钟三个太多了吧,两个足够了他和我说不够!我特别自闭,我现在就只能想尽办法去填充没用的剧情。其实广播剧180个字一分钟剧本8000字不到仅仅只能讲完一段比较简单的关系纠葛!《狗十三》将近两个小时也就三个转折点。

   关键特别无语的就是我们每天辛辛苦苦在折腾,他还在朋友圈评论对我们的毕设随缘。我和我的姐妹就说导师惯会用他自己认知的惯性思维来打击我们,只要是他认为不对的我们就是不对的,他没办法感动的东西就是不感动的。

   我对于我的专业仅有的一点热情大概也是这么消磨掉的吧。

06

src=http-%2F%2Fvsd-picture_cdn_bcebos_com%2F9a9da83c8b61b33f397469d5ce142b9872f7c2b9_jpg&refer=http-%2F%2Fvsd-picture_cdn_bcebos.jpg

   花花没有时间写小说和饺子们一起分享互动,很多剧本也只是片段化的以后或许会有用也没有办法分享,以后就和饺子们不定期分享我的心情吧。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喜欢写日记的。说完我开心了很多,希望我今天晚上能早睡,尽快弄完毕业设计,投入到我的考研计划中去。等我考完研究生,我会继续写文章的大家一起交流。我也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些我的大学生活,一些有趣的经历,聊聊八卦。

  我努力坚持当个活化石。

  花了一个小时写完,继续忙毕业设计,写剧本和论文啦!我们都要好好加油!

5条评论

似花非花
  • 关注
    17
  • 粉丝
    56
  • 主题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