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未离
圈子首页 主题

十六岁:花开不眠

发布于 2021-04-02 23:41
  • 76
  • 4
  • 5

亲爱的怡小怡:

展信佳。

不知你是否能将我认出,但这并没有关系。我粘连着迷迭的思忆,越过隐匿在夜色中的山海,拨开月映下的空蒙白雾连同清寒囷蔓,浸染一身的云气初露,如同不绝的潮水般奔赴向你。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的步伐。

这一切都还要追溯到数年以前,当他们开始躁动并四处张望时,离群的你收到了梦中飞鸟的来信,流连于念想织就的纯白世界里。我痴迷你清澈的眼眸,无尽夏恬静的光华无声地涌入你的眼底。你就像一卷隽永长诗前的轻快念白,只身走进我心。

你还记得那年花开吗?一树繁密的樱桃花恍若霜雪,你仰起头,花枝构建的华盖,遮掩了青空的心迹。你没有抖落肩头的花瓣。你许下了什么心愿?我有的只是好奇,余留是的无尽猜想。

后来你唤出了那只音符般的黑猫,并和他度过了十二岁的初夏。我深谙你的生命里定不会出现那扇花门——但不否认具有象征意义的。你未曾彳亍在生有青苔的雨巷,但是黑猫却像是童话里来的,而我觉得我们还是讨论一下你的笔下产物较为妥当。在推开了局限你的窗子后,你发觉其实离开俗物仍存许多。于是你又弃置了那些溪林中不切实际的幻想。

第十三朵蔷薇随水流漂逝,点灯的星被忘却的灰尘掩盖,迷失已久的旋转木马兀自流动着岁月,林落在光阴荏苒中陷入沉思,紫亭白羽翩跹坠下。叶晴和或许还在追寻这她雨后不辞而别的挚友,云鸢的微笑照样是饱含着执著等待的苦楚,安苡莯和白猫守候在摩天轮下的枯草秋千旁,小空站在心窗前逐渐只剩回声,陈舟注定改变不了纸船般沉没的命运,程浠的晦涩青春终化作喉中冷凝的红烛,江鱼的生活充满变数,子君的豆蔻年华被梦想点染,雨虹在风铃巷里成为了最真实的自己……

你行走在古老的泛大陆上,高大的植被是绝佳的荫蔽。水下栖居的庞大生物在落日余晖时跃出水面长啸,动物的脚步声在耳际回响。而在你的脚下,神秘的鱼群似在水下巡游。

其实你不必执念于人间烟火。所谓的名欲只是造物主的愚弄,在批判声中总是戏剧性地走向高潮。你不必像雪片一般坠入弧底,生命的意义不应只是永恒一跃。你说桃乐西是最快乐的也是最悲伤的,但是无人能懂。你厌倦了麻木的嘴角上扬出痴愚的弧度,既然不迁就,那么请你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忧伤马戏团会照常开幕,我们都是这不知情的小丑。

樱花早已落尽了,但是桃花却初吐娇妍。十六岁,花开不眠。只要你闭上眼睛,空洞的白色就会变成流云浮泛的青空,会有花在你轻轻翕动的睫毛上舒展柔瓣。她们是不吝浅眠的。

你仍沉睡,而我早已停在了你的窗前。我轻盈地转过那层玻璃,纤纤足径不在地板上留下印记。我注视着你的睡颜,身边的小狗酣眠而小熊却同我交谈。她说我衣摆上的露水是最圆润的明珠粒粒,只不过是没有温度而已。我的步伐终于停止了。我脱离你的梦境,假装我从未来过。

4月2日的指针不偏不倚地停在九时,怡小怡,十六岁快乐。

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你

4月1日晚或4月2日清晨

 

我今天十六岁了。这一切都发生地很突然。我好像早已忘记了这一点。又算是一个新的开始吧。最后还是要祝我快乐。

其实这个在1号写完的,一直没有时间打。本来有千言万语,最后还是草草了事。时间还是太快了,韶光易逝。

5条评论

雨叶千旸
  • 关注
    39
  • 粉丝
    5
  • 主题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