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恒
  • 关注圈子 哦,爱情这种事 2020-01-14 19:43
  • 关注圈子 鲶鱼没有鱼肚白 2020-01-14 19:35
  • 关注好友 阿时w 2020-01-14 19:35
  • 参与主题 阿时w写给父母的信 的评论: 第一次初三竞赛班摸底考试,门门倒数(除了语文)班内排名倒数。曾经一度有同学和老师跟我说“你应该一开始就放弃或你本来就考不上那所高中。“”在整个学校最好的班级,默默地低着头哭泣,很少有人真的明白那种撕心裂肺却无法扭转痛苦。月考,期中,竞赛班联考,期末纷至沓来。那种濒临窒息的绝望只有在嚎啕大哭时才会体现得到,可是成长,本来就是把哭声调成静音的过程不是吗?但是,你努力过,月亮才会奔你而来。这学期,我语文考过第一,社政(80分满分)我拿过76,我也被老师鼓励说“你语文这么好,英语一定可以学的更好”数学老师的“期中都考到128了(期中数学试卷在平行班算是很难了),期末一定会考到135”科学老师的“你上课听的这么认真,再仔细一点就好了。”同学们的“你文笔真好,字写的真好”。现在,在苦乐参半的日子里,才体会得到世界对青少年的规则吧。阿时w,你我都是暗地里的病孩子,但是,光总会照到的,要跟着光奔跑! 2020-01-01 14:51
  • 参与主题 阿时w写给父母的信 的评论: 作者的文跟我起了共鸣,小时候家里人很忙,出了事母亲会责怪爸爸,爸爸会摔门离开。所以很小很小的时候,我的记忆里只有母亲伴着我的画面,或者父亲伴着我的画面。两位至亲似乎从来没有一起出现过。后来离开了城东,去了城西。妈妈的工作在那,大班吧那个时候,小小的一个,城东是正儿八经的江南水乡,城西就比较干燥了,水土不服吧还是离开了出生的故土,经常生病,小时候我没长开,很丑。那些小小的孩子的话,却是真正的伤人。冷漠孤僻易怒,到现在初中,虽然长得可以说比较耐看了,但还是很胖,虽然遇见了挚友与老师最亲近的关爱,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觉得一切都好虚伪的心情就会弥漫上来,猝不及防。这样,我只能拼命地压榨自己,可能真的天赋不够吧,别的人听一遍的题目,我得去问再去自己消化,我拼了两年初中,从两百多名拼到最好一次年段十一名,那段日子真是很苦,但也没有拿到最优的成绩,初二下册,一个男孩子闯进心里,所遇之人并非良人,最重要的一次初二期末,我滑到一百名。整个暑假,除了游泳中考和补课,我都沉寂在自责与轻生的念头里。我盲目的努力,(我很用力,但我并不做功)因为其他几次考得还行(年段普遍30-40名),我还是进了初三最好的班 2020-01-01 14:31
  • 关注圈子 社会话题讨论 2020-01-01 13:29
  • 参与主题 为什么我们会对“下雪”有特别的期待? 的评论: 南方的雪真的很稀有,纷纷扬扬的,每次小学的时候老师布置雪的作文都特别难写,因为雪仙子刚落到地面就不见了,南方的雪是那种很柔和的,风飘絮的那种类型。 2020-01-01 13:27
  • 关注圈子 Mini Miss 2019-11-15 23:48
个人简介
  • 关注
    1
  • 粉丝
    1
  • 主题
    0
  • 积分:

    4

  • 头衔:

    小羊角

  • 地区:

    浙江省宁波市

  • 爱好:

    国画 电影 看书

  • 简介:

    学生党,对文字很感兴趣。

  • 注册:

    2019-11-15